χsyцsんцωц.coм 吻痕

      b市的冬天干的让人神伤,尤其初雪过后北风一吹,万物都能燥起层皮。

    夏伊人一边护肤,一边跟余茵吐槽。贴过面膜洗过脸后她也没耽搁,水r精华面霜挨个涂个遍,然后羡慕嫉妒的看着余茵,“为什么啊宝贝儿?”

    “……怎么了?”余茵被夏伊人捏脸的动作拉回神,看她一脸幽怨,好笑的问。

    “我们不是生活在一个地方吗?为什么你每天就水水嫩嫩,我稍微一松懈,脸就g的不行。”

    “……”余茵默,想了想爸爸和周鑫骁给她置办的护肤品,她笑道,“我也有认真在做护理啊”

    这边和s市没得b,就算她自小皮肤状态不错,也不敢简单草率的对待自己的脸。

    夏伊人撇嘴,“p嘞,你明明就是从小美到大!”别以为她没见过她小时候的照片,明明皮肤一直这么优秀好吗!

    呜呜呜,同人不同命哇。

    夏伊人内心默默咬手绢。涂完面霜,她开始拉着余茵八卦,“对了,晚会结束后你去哪儿了?”

    余茵一滞,心虚的不敢看她的眼,“没干嘛啊,就随便走走……”

    “随便走走?”夏伊人眉毛快挑天上去了,她哼笑一声,从余茵的小脸摸到她脖子上,“随便走走是走去果园了吗?”

    “碰到了果农?然后被人家在脖子上种满了草莓?”

    “……”余茵。

    她拨开夏伊人的手,没好气的白她一眼,“你想笑就笑吧。”

    有什么好笑的?夏伊人说是这么说,眼里的笑意却没停下来过,她色眯眯的在余茵小脸上摸了一把,然后贼兮兮的问,“那个……舒服吗?”

    余茵被她直白的话呛了一下,她再次白眼,“说的跟你没试过一样。”

    “那不一样嘛”夏伊人噘嘴,“人家就只跟小赟赟试过……”

    咳,话出口,夏伊人忙去看余茵的反应,“我不是那个意思,就单纯好奇,好奇哈”

    余茵倒也没多想。

    她只是单纯不习惯跟别人讨论这种事,也觉得没有说的必要,毕竟,如果“带坏”小朋友就不好了。再有,她自己也不知道事情怎么就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了。

    如果说周鑫骁是在家里过了明面的对象,程思邈是她自己亲口答应的男朋友,那蒋川呢……怎么也稀里糊涂半推半就的跟他掺和到一块了。甚至就连赵晋南那边,也不清不楚的就这么处着了,更别说爸爸舅舅和程越了,她一个也推不开,更解释不清。

    平时不想还好,现在这么一捋,余茵都觉得自己挺渣的。看来盼盼说的没错,她确实是个渣女。

    “也没什么,不都差不多……”

    这次换夏伊人白眼了,无语的程度很明显的在表达着余茵说的话她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

    骗鬼嘞!

    光看脖子上的痕迹就知道两人玩的有多“爽”了!现在跟她说“一般”?

    “啧啧……”夏伊人感叹,然后碰了碰余茵肩膀,“咳,那什么,是程大仙子还是蒋大少爷?”

    “看这样子”她伸手在余茵耳后摸了摸,笑嘻嘻道,“这么激烈,应该是那位大少爷的杰作吧?”

    明知故问。

    余茵抿着唇拿下她的手,鼓着嘴巴气呼呼的起身,转移话题,转身困遁“我困了,回去睡觉了”

    身后的夏伊人笑的很是欢快。

    余茵回到房间对着镜子拉开了睡袍一角,确实,脖子上的痕迹确实太过惹眼,也难怪夏伊人只看了冰山一角就看出了端倪。

    哎……

    她咬咬唇,拿出手机给蒋川发了个信息,“你属狗的吗?!”

    发完还不解气!

    她懊恼的把手机扔到一边,企图来个眼不见为净,明天会更好。

    叮——

    是信息的声音。

    余茵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生气占大头,她气恼的拉起被子蒙上头,愣是没有看手机一眼。

    哼!才不理他,让这狗男人自己寻思去吧。

    原本是和他赌气来着,但堵着堵着,她确实睡着了。

    刚才折腾的不轻,她腰现在还有点酸痛,再加上,北国的夜晚躺在被窝里实在太过舒服,她一不小心就被周公勾了魂。χyūsんūщū㈥.¢δм(xyushuwu6.com)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co.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