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红楼

      玉如卿一直相北行驶,忽有一日,被一片竹林困住,不得已,只得下来休息。
    彼时正值夜晚,月亮高高的挂在天上,玉如卿吃了所剩无几的食物,拉着马随意的在竹林里穿梭。周围静悄悄的,竹子被风吹的沙沙作响,但玉如卿还是从这声响中分辨出其它的声音,不属于这片竹林的声音。
    也正如玉如卿所料,不远处,温酒正为自己走不出这竹林烦闷,他用石头将所走过的地方标记下来,看着眼前已近被标记过的竹子,温酒气的将手中的石头扔到一边,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师傅说过:安忍不动,君子不愤。自下山以来,温酒自控力越来越差了。
    此时的玉如卿顺着竹子上的标记刚好看到了立于竹林里的温酒,刚相转头走,不料马却在此时受了惊,撒开蹄子跑远了,玉如卿看着马儿跑的方向怔愣片刻,她要是没记错她所有的东西都还在马儿身上。
    “玉小姐?”温酒此时也注意到了玉如卿,即便心里有很多话要说,但此时走出这个怪异的竹林才是首要问题。
    “嗯。”玉如卿回过神来看向温酒,没什么表情。
    “玉小姐是什么时候进入竹林的?”温酒走过来,打算两个人商议着怎么出去。
    “今天。”玉如卿不想与温酒一起走,很久了吧,玉如卿讨厌名单上终于又出现了一个人。第一个是玉如卿的父亲,第二个就是温酒。
    “玉小姐?玉小姐又出去的办法?”温酒见玉如卿快步从他身边走过,立刻跟了上来,贵为扬名万里的大儒的弟子,温酒有的时候不得不服玉如卿,特别是面对困境的时候。
    “没有。”玉如卿又加快了步伐,见温酒一直跟着自己就停下了脚步。
    “要跟着我到什么时候?”
    “温某想与玉小姐一起走,结个伴也好有个对策。”温酒有点尴尬,他已经被困了两天,但靠他自己完全走不出去。
    “我说过我要出去吗?”
    “玉小姐不出去?”他们没有食物没有水的,被困在竹林里只有死路一条。
    “嗯。”玉如卿慢慢悠悠的走了起来,温酒犹豫再三还是决定跟着玉如卿。
    “温先生是要当我的储备粮吗?”感觉到身后跟着人,玉如卿说。
    “储备粮?”温酒一惊,瞬间手脚冰凉,战争不断,人吃人的现象时有发生,可是一个生在商贾之家的富贵小姐怎么会知道这种事。
    “那我就当玉小姐的储备粮。”比起一个人困死在竹林里,温酒还是跟上了玉如卿的步伐。
    看着温酒又跟了上来,玉如卿没再搭话,玉如卿随意的走着,温酒亦步亦趋的跟着,月亮慢慢落了下来,天空泛起了深蓝色,也是在这时,玉如卿脚步一顿,看向自己的右手边,隐隐约约的玉如卿好像听到了什么,对于这种明锐的听力,玉如卿两世都深受它的困扰。
    “为什么不走了?”温酒看着再次停下的玉如卿不解的温。
    “温先生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没有。”
    玉如卿知道自己听力异与常人,但也没想到她已经清晰的听到声音,旁人却还是一点都不能。
    “嗯。”
    “玉小姐听到了什么吗?”温酒跟上玉如卿询问,玉如卿没有回答,但是不久,温酒就得到了解释。
    “嗯啊~”天空开始透着白,所以两具裸体温酒看得很清楚,之前注意力都在玉如卿身上,等他发觉时,距离已经很近了。
    “玉小姐。”温酒凑到玉如卿耳边,刚要说话,玉如卿就移开了。
    “温先生,站这么近不合适。”玉如卿说话没有压低声音,结合在一起的两个人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
    “莫儿,他们在看我们。”楚莫儿也注意到两个陌生人,瞬间紧张起来,他们第一次在外面,还是因为萧宇一直的劝说。
    “我嗯~走~吧。”楚莫儿羞愧的要死,反观她身上的男子,看到人后反而更兴奋了,一次比一次凶猛,楚莫儿将头转到一边,眼不见心里也能好受些。
    “温先生,还不走吗?”玉如卿看着一直不知道将视线方在哪儿的温酒,问道。
    听到玉如卿的话,温酒立刻跟上玉如卿,见温酒跟上,玉如卿眼睛里闪过一丝笑意。
    而刚准备长舒一口气时,嗯嗯啊啊的声音就又到温酒耳朵里,温酒一直低着头看着玉如卿的裙摆。
    “温先生?”玉如卿停下步伐,表情淡漠的看着周围人的运动,即使是门口的三人运动,玉如卿依旧冷冷的,没有什么表情。
    “嗯。”非礼勿视,非礼勿视……温酒背诵着师傅交给自己清心的经文。
    --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co.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