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失踪

      “太子殿下自渎会吗?”玄澈握紧拳头,没有回答。
    “太子殿下不愿意吗?还是……需要我帮忙?”
    “没用的,我无感。”玄澈松开拳头,像是自嘲般说道.
    “没关系。”玉如卿的眼神仿佛带着灼烧人的热度,烤的玄澈迷了心智。
    看着玉如卿的眼神,玄澈知道自己必须这么做,他艰难的触碰自己软乎乎的阴茎,除了羞耻,玄澈什么都感受不到,若有其它,那也只是对于宣仪的恨。
    看着玄澈的玉如卿内心微微挣扎,她看出玄澈实则不愿,但是她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太子殿下。”即使她一直给人一种温柔和煦、无欲无求之感,但谁没有暴戾的一面。
    玉如卿靠近玄澈,她轻轻划过玄澈肌肤,看着眼前人的窘迫,一下就将人扑倒了。
    “太子殿下~”玉如卿凑到玄澈耳边,说话的声音给玄澈一种错觉,好像她就是一个温温柔柔的小姑娘。
    “斯~”只是这错觉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玉如卿咬住玄澈的耳朵,这根本不是什么性事,反而像野兽在进食,而玄澈就是食物。
    “呜~”玄澈吃痛,感受的口中的血腥味,玄澈想要挣扎,但都在感受到玉如卿的动作后就此顿住,她像狼一样扼住猎物的脆弱的脖子,让手中的猎物升不起一丝反抗的心。
    “疼吗?”玉如卿舔舐被她咬破的嘴唇,语气像是带着点关心似的询问。
    只是玄澈回答不了,就在玉如卿询问完的下一刻,她毫无征兆的咬上了玄澈的喉结,像是要杀死口中的猎物。玄澈疼的身体蜷缩,本能的挣扎,迎来的却是玉如卿再次下狠口。
    像是要死了一般,玄澈心里想着。只要玄澈反抗,玉如卿就让他更加疼苦,大脑好像是做出了一系列的反应,渐渐的,玄澈放弃任何挣扎。
    人本身就是一种动物,自然法则自是不会将他排除在外。
    “嗯~”从脖子到手臂,每一处都留下了玉如卿的印记,玄澈忍住尽量不要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只是手指的剧痛还是让玄澈忍不住闷哼出声,玄澈觉得自己可能拿不了笔了。
    像是被狼彻底征服的弱小动物,即使狼放开爪子,身为猎物的玄澈并不会逃跑,即使内心十分害怕。
    玉如卿欣赏着自己的杰作,突然笑开了,只是眼底依旧是没有什么温度。
    “你~别呜~”玄澈的脖子又被掐住了,窒息的感觉随之而来,他抓住玉如卿的手腕,每用一分力玄澈便觉得自己脖子上的力道更重了。
    “你为什么不去死。”玉如卿低声呢喃着,看着地上挣扎的玄澈,恍惚间好像看见了自己。
    感受到手下的人气息越来越微弱,玉如卿松开了手,起身。
    被放开的玄澈大口呼吸着空气,脑袋还有点混,等他反应过来,玉如卿已经没影了。
    玄澈松开握紧的拳头,穿好衣服离开。
    两人都离开了好一会儿,灌木丛摇摇晃晃,出来一个人,此人正是温酒,只见他一脸深思的看着眼前的这片空地,沉吟片刻,也离开了。
    此时的玉如卿恍恍惚惚的走在树林了,辨不清方向,看不清来路,玉如卿迷失在树林里了。
    第二日
    “皇兄,今个天气很冷吗?”玄奕看着玄澈穿着高领的衣衫,不解的问。
    “可能是风寒还没好,便觉得冷些。”玄澈遮掩道。
    “哦。”玄奕一脸不信,但还是点头。
    “皇兄,那么看到卿姐姐了吗?”岁安还是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抱着自己的枕头问。
    “她没回来?”玄澈拉了拉自己的领子,总觉得不安。
    “没有,姐姐一晚上都没回来。”岁安不顾形象的打着哈欠,随便喊了个人将自己的枕头送回去,昨天晚上岁安在玉如卿的帐篷里等了一个晚上,等着等着就睡着了,这不刚睁眼又开始找玉如卿了。
    “玄奕,调些人去林子里找找。”玄澈突然想到一种可能,立刻让玄奕带人去找,自己则快步走像昨夜待的地方。
    一个上午,没有玉如卿的身影。
    “找到没?”玄谦面色冷冷,看着跪在地上的凌。
    “没。”
    “将暗卫调动过来,找,一定要找到。”玄谦刚说完,突然爆发出一阵咳嗽。
    “主子。”凌担心的喊道。
    “去。”玄谦看了凌一眼,倒了杯茶水。
    --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co.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