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事后

      她扯起玄澈的头发,将刚刚一直隔着阴茎的衣物塞到了玄澈的口中,终于堵住了那难听的声音!
    就在声音被堵住后不久,玄澈终于释放出来了,瞬间房间里弥漫着一股腥臊味,玉如卿早在前一刻就离开了床,微黄的液体使得玄澈胯下一片泥泞,玉如卿看着刚刚软下的阴茎又有了勃起是征兆,不知道是第几次想离开。
    玉如卿可以对自己上心的人可以毫不嫌弃,但是对于太子,明显不属于上心的人。
    但是她还想退婚。
    完事后,玉如卿净了双手,写了封信放在桌子上,随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留下还被塞住嘴玄澈与满是脏污的床。
    “小姐!”小翠一看到玉如卿的影子立即上前,查看自家小姐的状况,见玉如卿没事,这才放心下来。
    “回家。”玉如卿觉得自己周围还环绕着一股淡淡的腥臊气息,她就想立刻洗澡。
    “是。”察觉到自家小姐情绪不对,小心翼翼的跟在玉如卿身后,以为太子又惹自家小姐生气了。
    “吩咐小棠,我要沐浴。”刚下马车,玉如卿直接前往温泉。
    玉如卿在里面沐浴,外面小棠用胳膊碰了碰小翠。
    “小姐怎么了?”平时小姐找完太子回来不是这样的,小棠有点担心。
    “不知道。”小翠回了声不知道,然后离开。
    ----
    另一边,玄澈悠悠转醒,他拿开口中塞着的布,换了个姿势躺着,手脚都没什么力气,下体还传来阵阵疼痛。玄澈躺了一会儿,床边突然跪着一个黑衣人。
    “请主人责罚。”黑衣人声音闷闷的,听起来像是上了年纪。
    “谁下的药?”玄澈虽然这么问了,但心里已经有了答应。
    “宣仪郡主。”
    “回玄青殿,让玄二接替你。”今天的事,玄澈是不会让任何人知道的,对于玄一,他不过只是一个能力好一点的暗卫,留下他的命已是恩赐了,这辈子怕是要死在玄青殿里了。
    “多谢主子。”玄一的声音仍闷闷的,听不出一点情绪。
    “去准备水,本……殿要沐浴。”玄澈躺在床上,鼻尖萦绕的气味、下体的疼痛无一不是在告诉他,一切都是真的。
    玄一离开之前将一切都准备好,随后房间里就只剩下玄澈。
    “唔~”手脚还有点发软,玄澈摔到了地上,还一不下心扯到了后面,疼的厉害,玄澈蜷缩起来,靠着冰冷的地板,眼尾泛着红,波光粼粼的,泪水最终还是没忍住,划过眼尾,落到了地板上。
    玄澈作为一国太子,有着自己的尊严和傲骨,现在却被自己一直看不起的女人折辱。玄澈觉得他愧对太傅一直以来的教导,愧对父皇的指点。一国太子被折辱,相当于侮辱一个国家,这让玄澈如何面对。
    尝到口中的血腥味,玄澈才回过神来,撑着身子站起来,水已经冷了,玄澈并没有换,就用这冷水,洗去这一身脏污。
    已经深秋了,夜很冷,连同玄澈的心。
    ----
    “这……”程太医看了眼二皇子,又看了看太子,他这是要这么说?
    “支支吾吾的算这么回事?有什么不能说的?”二皇子玄弈心思单纯,见皇兄一夜之间病倒了,担心的很,太医居然还吞吞吐吐,要不是他性子被磨了些,怕是当场就要动手!
    管家倒是很有眼色,见程太医一直不说话,招呼着一众下人离开。
    “你倒是快说!”
    “太子纵欲过度,伤了身子,如今又受了风寒,要好怕是要过些日子,只是……”程太医见二皇子不耐烦的样子立刻又说道,“只是太子以后……以后房事恐怕困难。”说完程太医立刻拿起药箱就走。他这一把老骨头了,可遭不起二皇子一下!
    “回来。”玄奕拎着程太医脖子后的领子,将人提了起来。
    “二皇子放心,老夫是不会……乱说的。”这一下差点将行将就木的老太医送走。
    “管好你的嘴。”玄奕将人放开,量他也不敢乱传出什么,这不过是一个警告。
    程太医一溜烟走了,完全看不出是一个耳顺之年的人。
    “皇兄!”许是外面的动静太大,太子玄澈清醒过来。
    “二弟,你这么来了?”玄澈感觉自己头晕晕乎乎的,视线还有点模糊。
    “是父皇见皇兄早朝没来,特地让我来看看,父皇还特别又先见之明的让我带了程太医来。”说到这,玄奕想到刚刚太医那句纵欲过度的话,他犹豫着要不要问,毕竟这是他皇兄的私事,但是他又不相信这是事实,皇兄明明不重性事的。
    “程太医?”玄澈脑子慢慢清晰,然后直接被吓的清醒了。
    “你说程太医刚刚来过?”
    “是,那老家伙刚刚才走。”玄奕话刚说完,玄澈就开始颤抖。
    “皇兄,你怎么了?皇兄!”玄奕见玄澈一直在抖,额头上开始冒冷汗,也不知道怎么办,刚要出去把前脚刚走的程太医找回来,就被玄澈拉住了。
    “你知道了?”玄澈在问这句话时牙齿都在打颤。
    犹豫片刻,玄奕还是点了点头。
    看到玄澈点头,玄澈人一下子就松懈了下来,无力的看着前方。一切都毁了,都毁了!
    “皇兄。”见玄澈这个状态,玄奕慌的恨,他从小就敬佩的大哥,从他能一直得到父皇喜爱,遇事临危不惧,不管什么时候都有一种胜券在握的感觉。可现在,玄奕觉得大哥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像是战场上那些将死之人。
    另一边刚从床上醒来的玉如卿又画了个男装,带着那个叫铁锤的又从后院离开了。
    京城今天的人比往常多了一倍都不止,难民的出现使得原本繁华的街道多了一丝落败,目光所及之处,混乱的抢夺事件一直在发生,很多店铺都关上了门,离于如卿上次出门才过了几天,外面突然就变了天。
    “小姐,外面乱,回去吧。”铁锤看着四周虎视眈眈的人,怕自己一个人无法护小姐周全。
    “战争离我们这么近,有什么想法?”周围没有其它人,玉如卿问的自是铁锤。
    “铁锤没有什么想法,铁锤只想吃饱了吃好了。”铁锤摸了摸后脑勺,不懂小姐突然问自己关于战争的想法是什么意思,他就一粗人,什么战争,什么打仗他不懂,他就想自己吃饱穿暖就好。
    “回去吧。”玉如卿收回视线,即使她看着这些难民,看着他们衣衫褴褛、食不果腹,玉如卿心里还是没有什么动容,静静的看着,就像是看一些最平常的小事。
    一直到中午玉如卿才回府,刚刚回来的路上,玉如卿被一个抱着孩子的妇人拦住了去路,妇人见她衣着干净,看着像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希望能祈求一点吃的,妇人怀里的孩子已经瘦的皮包骨头了,但玉如卿只是轻轻皱眉,并没有想要可怜这母女两。
    “小姐要不帮帮她们吧,她们能到这里不容易。”铁锤见小姐面露不悦,但这两人的确可怜,铁锤忍不住说道。
    玉如卿看了他一眼,并未回应什么,只是又看了看坐在地上的母女两人。
    “你若想帮她们,我并不阻拦。”说完,先走一步,只留下一脸纠结的铁锤。
    --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co.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