Ъīℝⅾs⒞.⒞òⅯ 第十三章(剧情过渡章)

      因为很久没更新怕大家忘了情节,影响阅读体验,故有如下注释:
    紫菀,前文提过是颜亦初派到萧青芷身边的侍女。
    武帝,颜亦初的祖父。
    穆帝,武帝的幼子,二十多岁夭亡,武帝曾打算把萧青芷许配给穆帝。
    胶东王之子,即前文提过的颜泽华,也就是叛军骗萧青芷将要拥立的人。
    宜阳公主:萧青芷被武帝封为宜阳公主,仪仗同诸侯王。
    侄女怎么来的:萧青芷的祖母,萧子孟的妻子是武帝的姐姐,所以萧青芷和梁王,也就是武帝的儿子是舅表叔,和颜亦初是表姐妹(但是这个表姐妹真的关系很遥远了,上一个共同祖先已经是颜亦初的曾祖父)
    “陛下,萧姑娘如今长眠不醒,只怕心中未存生念。”太医令颤颤巍巍跪在地上,他刚到时,床上躺着这位额上烫得吓人,幸亏如今是冬季,雪水好采,通过不断擦拭雪水辅以汤药才算把温度勉强降下来,如今这体温回复正常都快一整天了,他甚至灌下了醒神汤药,依旧不醒,只怕是床上这人根本不想醒。他不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毕竟按照前两次他被召进宫所见,就那个折腾法,迟早会有这么一天。
    “未存生念,好得很,萧青芷你好得很!”颜亦初气得咬牙切齿,那天萧青芷谢恩后,暗卫就急忙进来,奏报埋伏在甘泉宫回长安道路上的叛军正在集结军队往甘泉宫杀来,让颜亦初做决定是据甘泉宫坚守待援还是冒险带精兵绕远路回到皇宫稳定局面。
    颜亦初正打算问萧青芷叛军的具体情况来做决定,却发现萧青芷已经昏迷。如果离开甘泉宫,萧青芷被自己折腾得虚弱不堪,必然无法上马赶路,即便强行把她带着,乱军之中颜亦初也没把握可以护住她。若是把她丢在甘泉宫,自己离开,不,这绝不可能。
    “据守,派一小队精兵去长安通知羽林军中郎将,前军控制长安,中军后军来护驾。”⒫ó➊㍠аsΙа(po18.asia)
    数日后。
    “陛下,叛军势大,数支精兵欲突围虽然均被围杀,但也探出了叛军的薄弱之处,现在的兵马若集中一处,足以掩护陛下回到长安。”
    “长安也未必安全,都叁日了羽林军还不来护驾,只怕长安比甘泉宫还乱些。”颜亦初扫了一眼依旧昏迷的萧青芷,掩护她单骑离开不成问题,但是绝无可能带着马车离开,萧青芷这个状态,如何能走。
    又是数日。
    “陛下,叛军已经攻破中门,非走不可了!若陛下还眷恋这女子不肯离开,臣情愿杀此人已决陛下之心!”暗卫手按刀柄,“陛下请以天下为重!”
    颜亦初的相貌已比不得之前的干净整洁,皱皱巴巴不说,还有些脏污,这是有洁癖的皇帝自登基后从未出现过的情况。所有的宫人宦官都被派去守卫,水也被拿去浇筑城墙以防备进攻,幸好是冬日,土质坚硬,浇水更是滑得无法上手,甘泉宫地势高,居高临下才能勉强守住,不然早就被打下来了。
    “走。”
    暗卫微怔,他都做好杀了萧青芷再自尽的准备了,却没想到颜亦初这次答应得居然如此爽快。
    “你去准备吧,留个人,杀了她。”颜亦初的声音带着浓厚的倦意,她爱怜地抚摸着萧青芷的脸,这么一朵娇花,怎么能经历战火的摧残,她所能做的,无非是即便心痛也得提前折下她以免她被彻底碾落进泥土之中。
    “遵命!”
    “紫菀,你留下来杀了她,然后举火自尽。”暗卫冷漠地对之前被派到萧青芷身边的宫女下命令,同时扔下一把匕首到紫菀身前的地面上,精锐都要去护卫皇帝,清理萧青芷这种不重要的工作让这个培训未久,实力平平的宫女做正合适,他犹豫了一会,考虑到皇帝的心情,又补了一句,“嗯,先不要动,等陛下出发了再下手。”
    “是”紫菀跪在地上,余光瞄了一眼依旧在床上昏迷的萧青芷,她跟了萧青芷几个月,莫说人了,便是养护了几个月的物件都会让人舍不得一下摔毁,如今却要拿手中的匕首捅入这人的脖颈。
    “青芷,山下的叛军头子算上来还是你的朕的堂叔,你的舅表叔,大概也会好好殓你,朕平了叛军,自会与你合葬。”颜亦初俯身吻了一下萧青芷,即便万般眷恋不舍,到底江山为重。
    “走罢。”
    数日后的叛军营地。
    紫菀给刚醒来的萧青芷喂水,靠在她身上的人很虚弱,却又全身心靠在她身上,丝毫没有顾忌,若是她知道自己数日前还想杀她,现在还能这么闲适地接受自己的服侍吗?
    “此是何处?”饮了水,萧青芷恢复了些元气,低声问紫菀。
    “萧姑娘醒了,我得先去通报,等会自然有人会和姑娘分说。”紫菀不答,抽了软枕支在床头,扶着萧青芷身子靠在上面。
    萧青芷只觉得头痛欲裂,脑中一片迷茫,根本无法通过思考判断自己现在的处境,唯一熟悉的紫菀也要离开,她张张嘴,还是因为喉头干涩没能说出挽留的话。
    “侄女可好?那颜亦初真是悖逆人伦的东西,居然把你折磨成这般模样,孤只记得与你上回京中相见的模样,进了甘泉宫居然全没认出你是孤的侄女!王太医还不来给宜阳公主诊治?”
    “是,是。”王太医唯唯应声,上前搭脉,萧青芷看向他的脸,依稀记得他是太医院的太医令,也是颜亦初这次摆驾甘泉宫随身的太医。
    颜亦初被俘获了吗?她冒险回宫了?她应该不会如此啊。眼前的人是梁王,大齐最后一个还有四十城封地之巨的诸侯王,武帝宠妃之子,据传曾被武帝打算立为太子,后来武帝因为穆帝天资聪颖而改立穆帝为太子,存着给梁王补偿的心思封了四十城给梁王,横跨叁郡,便是战国时期的大国也毫不逊色,更赐天子仪仗,荣宠之盛也可以说的上前无古人了。萧子孟在世时也和萧青芷头疼过梁王过于强势这个问题,只是梁王在封地中谨小慎微,谨遵诸侯王礼仪,奉天子仪仗与宗庙中,萧子孟抓不到把柄,也只能等梁王死后推恩来逐渐削弱梁国,没想到这人居然参与了叛乱。怪不得那些人胆子那么大一心造反,看来胶东王嫡子不过是他们推出来的靶子,实际上是想拥戴梁王继位。
    “侄女文采风流,孤不善文辞,还请侄女为孤写一篇檄文清君侧。”梁王摇头叹息,“果然是戾太子之女,狂妄悖逆也是一般,倒行逆施也就算了,侄女你对她也算有半师之谊,居然这般凌辱于你!孤听闻此事实在坐立难安!这等人如何能守住我父皇传下来的江山!”
    “清君侧?”萧青芷一字一顿,直直看着梁王,“陛下如何,也容不得臣下置喙。”颜亦初当皇帝对萧家是灭顶之灾,所以她会谋划叛乱甚至刺杀皇帝,但是若是眼前的梁王当了皇帝,只怕连朝中诸臣连葬身之地都没了。
    怎么会蠢到和梁王合作!胶东王之子不过七岁,其父软弱,即便登基也得仰仗朝臣,梁王虽然不用天子仪仗,却有一大批幕僚,现在不过是博个大义的名声短暂合作,一旦登基,大臣的位置还不够他封赏幕僚的,哪里还容得下旧臣的位置!别的大臣也就是无处容身,而萧家定会万劫不复,萧家能烜赫一时,全靠萧子孟对穆帝的辅佐之劳和对颜亦初的拥立之功,即便颜亦初恨极了萧子孟,也只能处理萧家,丝毫不敢清算萧子孟,但若是梁王继位,他与穆帝同为武帝子嗣,萧子孟对其他二帝的功劳丝毫影响不到他,反而因为宁可立女皇帝而故意不立梁王而获罪,这才是真正的噩梦。
    “青芷的遭遇,王太医已经说清楚了,孤算来是你的舅叔,不必和孤隐瞒,颜亦初此人无情无义,抛下青芷自己回宫不说,还留下此宫女杀你,若不是王太医撞破此事,奋力保护,青芷只怕已遭遇不测。”梁王叹了口气,随即眼神突然冷厉,“孤非有意皇位,只是这等人掌握天下,只怕孤之皇父在九泉之下也难安!”
    萧青芷看向退立在一旁的紫菀,她总算大致明白了自己现在的处境,也能推测自己昏迷中发生了什么。应当是梁王带兵攻打甘泉宫,如果是自己之前了解的叛军,皇帝驻守在甘泉宫完全不成问题,可梁王兵多将广,完全不是两队羽林军可以抵抗的,颜亦初坚持不住只能退走,临走前安排紫菀杀了自己,皇帝离开自然是绝密之事,太医令不知,应当是按颜亦初之前的吩咐进来给自己看诊,发现紫菀动手赶忙阻拦,二人缠斗间叛军进殿,把叁人都俘进了营地之中。
    “梁王殿下,陛下虽不仁,我却不能不义,再怎么样我与陛下也有半师之谊,写檄文之事殿下帐中自有饱学大儒,青芷才疏学浅,恕难从命。再者,还请殿下在檄文中莫要提及我之事。”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孤不是颜亦初,不会强逼人,侄女好好休息,待孤攻入长安,定会找个给青芷好好修养的地方。”即使被推拒梁王也没有生气,微笑转身。
    “殿下,我愿写檄文。”在梁王即将离开营帐的时候,萧青芷终于下定决心绝不能让梁王登基,而她所要做的第一步,是加入梁王的阵营。
    “青芷果然是子孟之孙,乃识实务之人。”梁王抚掌大笑,“把笔墨给宜阳公主呈上来。”
    --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co.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