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他想惩罚一个奴有千万种方法(1600)

      少女的酮体很娇嫩,恢复的也很快,只是上了药,上面留下的痕迹也消失的差不多了,宋文轩搓着手指,一抹残暴欲升起。
    想在这美好的酮体上留下更多的痕迹。
    余桃发现他回来,爬过去,靠在他身边,柔声道:“主人……”
    “嗯,今天怎么样?”宋文轩随口问道。
    可其实他心中清楚,只是稍微一点的温暖,就足够她感动的了。
    “主人…奴今天过得不错,老师也很好。”余桃眸子亮起,带着光芒,好似黑暗中的光一样,让他们这种生活在黑暗中的人摧毁。
    那种画面应该很美吧……
    宋文轩嘴角勾起一抹残忍,“哦?”
    他陡然用力拽着她的头发,余桃吃痛的蹙眉,头皮发麻,跟着往上抬起。
    “谁准你动的?”他捏着她的下巴,对上她蓄满泪水的眸子。
    “主人,奴错了……”余桃嘴上求饶道,可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惹到他了。
    “那里错了?”宋文轩放缓了语气,拽着她头发的力道不松。
    “奴不该惹主人不开心,不该说那么多。”她实在想不到那里错了。
    “呵,让你去上学是主人特殊的恩赐,懂吗?”
    “懂,主人奴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她哭着道。
    “丢人的玩意。”宋文轩狠狠的甩开她。
    “跪好了,取悦主人。”他坐在沙发上。
    余桃自然清楚取悦他是什么意思,她将他的西装k脱下,看到蛰伏的凶兽,她低头,埋入里面,开始舔着上面的青筋。
    气味并不好闻,带着一点汗味,咸咸的,她蹙眉内心很拒绝,可是脸上不敢表现有半点不满。
    卖力的舔着伺候着,舔着他的龟头,又握着他的棒身,一点点含进去,耻毛刺的她脸上有点疼,又有点痒痒的。
    她手指往下,揉捏着两颗软蛋,每次都含在最里面,她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又被罚了,上一次她在嘴中含了一个晚上的按摩棒,嘴巴差点合不拢了。
    那种酸痛麻木的感觉她再也不想在来一次了。
    感受嘴巴里的肉棒跳动着,蓬勃起来,塞满她整个空腔中,她很难受,肉棒往上翘着每次深入含着都会戳着嗓子里面。
    有一瞬间她觉得会进入自己的食道中,每次嗓子收缩对于宋文轩来讲是舒服,是爽。
    可对于余桃来讲是难受,是反胃的痛苦,紧紧的夹着他的龟头,她吐出,咳嗽了几下,肉棒抽出的时候,上面沾着她的津液。
    上面透明的液体已经变成浊液,混合着他马眼中流出的液体,带着淡淡的腥味。
    正在兴致上的男人自然不会轻易让她舒坦了,拽着她的头发,“奴该有的样子一点都没有。”
    强迫她张开嘴巴,压着她的脖子,她的嘴巴就是x,在她口中抽插着,一下又一下极其深入。
    根本就不给余桃反应的时间,她只能承受着这一切,她小心翼翼的收起牙尖,舌头顶着,想把它顶出去,争取片刻的喘息。
    殊不知这样,更是伺候的男人舒服,肉棒抖动着,宋文轩喘息着,猩红着眼,完全被欲望所支配着。
    这一刻他只想操坏她的小嘴,无视她的痛苦,狠狠的抽插着。
    长时间无法闭上嘴巴,津液从嘴巴中滴答着,顺着她的脖颈,滴落在地毯上。
    男人狠狠的压着她的脖子,嗓子中溢出一声叹息。
    一股股精液从中喷射,直接顺着她的食道,进入她的胃中。
    余桃被强迫咽下去,有些来不及的顺着她嘴角落在了嘴边和地毯上消失不见。
    “舔干净。”宋文轩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难耐咳嗽的样子。
    余桃咽下去后,把舌头伸出来,一点点舔舐着地毯上的液体,有她自己的津液,也有男人的体液,她如同一只狗般。
    男人看着,好似习惯了。
    对,她之前也有不少的奴,只不过没有她听话,也没有她乖巧。
    宋文轩有些烦躁,一想到一个月后要送给陆晨,竟然有些后悔,这对他而言可不是什么好的现象。
    他看着她卑贱的样子,讽刺的勾起唇角,“滚过来。”
    余桃爬到他身边,速度不快不慢,和视频中的女孩一样,可见是下了很大的功夫。
    对于宋文轩来讲想折磨一个奴有千万种办法。
    “去把课本拿过来。”宋文轩摸挲着手指,他玩也要玩的让她服气。
    余桃虽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还是乖乖的把课本拿来了,递给宋文轩。
    “错了。”
    他淡漠的一句话,余桃紧绷着神经,生怕他会突然受到惩罚,半天也没见宋文轩有动静,余桃紧绷的弦松开。
    “你说你成绩很好,也就是说这些都会?”
    随着男人的话落,余桃终于明白他要做什么了。
    “主人……”她止住声音,对上他含笑的视线。
    那黑眸中一片冰冷,好似猎人般在等待着猎物。而她就是哪个猎物。
    “回主人,不会。”她现在只能任由他处置,任何反驳解释都会进一步让她更屈辱。ρO1⑧Ac.cδΜ(po18ac.coM)
    --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co.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