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在前夫面前,被他R,摸B到(求珍珠)

      过了一会,门从外面打开了,只见来人穿着一身西装,小心翼翼的走过来,平凡的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您好,宋先生,您看我升职的事情。”
    此人就是余桃的丈夫,陈亮,他一开口就是自己的前程,半点视线都没落在自己身上,更别说安慰的话。
    余桃心里要多凉有多凉,还不等她多想,穴口处的手狠狠的攥着她的穴肉。
    “啊!”她吃痛叫出声。
    陈亮好似这才注意到余桃也在这,蹙眉训斥道:“你瞎叫什么?”
    “陈先生,我的人轮不到你说话。”宋文轩淡漠道。
    简单的一句话,余桃对他有些感激。
    不得不说宋文轩是真的会揣摩人心。
    他一边肉着她的奶子,一边和陈亮聊着天,余桃感觉很羞耻,可是她不能反抗,要不然这个男人会将她扒光了在陈亮面前玩弄。
    余桃咬着嘴唇,不让呻吟声溢出,可花心处却泛起湿意,她摩擦着双腿,缓解着腿心的不适。
    男人手指往下,沿着她的裙底,探入进去,抹了把她的蜜水,狭长的眸子中闪过一抹笑。
    她紧绷着身体,小心翼翼的生怕陈亮发现了,敏感的阴蒂被刺激着,她一瞬间动作变大,猛地夹起腿。
    他的手掌留在她的花心中。
    陈亮不悦的看了她一眼,眼神中带着警告,好似在嫌弃她打扰了他的谈话。
    余桃低垂下头,大手不断的揉捏着她的阴蒂,很有技巧的刺激着,小小的阴蒂红肿挺立着,她陡然紧绷着身体,手指揉捏着,水声在空气中响起。
    很暧昧,余桃红着脸,泪水不断的低落,她的自尊心再次被踩在脚下……
    男人偶尔狠狠的按下,痛中带着如电流般的酥麻,不过一会,她就到了高潮,一股股淫水从中流出。
    “你到了……”男人道。
    说完,擦了下手指,看向一旁讨好的陈亮,“答应你的事情作数,这个人是我的了。”
    “好好好。”陈亮高兴的点头,对余桃道:“你好好伺候宋先生。”
    说完就离开了。
    余桃说不出心中是什么感觉,男人的手再次摸着她花穴中的湿润,“真骚,有人都能高潮。”
    被迫抬起头看到他手上的淫液,她脸通红。
    “张嘴,尝尝你发骚流下的淫水味道。”
    余桃张嘴,小舌慢慢的舔舐着他的手指上自己的淫水,一点点的舔干净,连缝隙都没落下。
    “真骚,好吃吗?”男人掐着她的下巴,对视问道。
    “好吃。”她细若蚊声道。
    “啪!”一巴掌落在她臀部上。
    余桃身体疼得紧绷着,泪水不断滴落,像是断了线的风筝。
    “大点声音。”男人冷声道。
    “今天下午三点会离开这里。”男人说了句后。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接着一个男人推门进来,手中提着一个黑色袋子。
    没有看余桃,放在沙发上,转身离开。
    余桃觉得很难堪,她始终低着头,不敢看来人。
    “过来。”男人将包装拆开,朝她招手道。
    余桃走过去,没发现男人眼睛中的狠色。
    “跪下!”宋文轩道:“你忘了我的话了?”
    她心底一凉,生怕被打死,求饶道:“主人,我错了,奴下次不敢了。”
    可怜兮兮的声音响起,小脸上梨花带雨,生怕巴掌再次落下。
    宋文轩从中拿出一个小巧的跳蛋,“撅起屁股,将骚逼露出来。”
    她将臀部撅起,奶子下垂,红肿的臀部将菊穴掩盖着,颤巍巍的将臀瓣分开,露出来一条滴着晶莹蜜水的缝隙。
    宋文轩也没有再难为她,直接将跳蛋塞入她体内,一点点的深入,她层层媚肉挤压着他的手指,像是在吸吮着。
    他打开按钮,调到了低档震动着,看了眼她满是潮红的脸,又将跳蛋往里面塞。
    那撕裂的地方被跳蛋震动的很疼,也很麻,她身上冒着汗水承受着这份痛苦,流出的蜜汁也带着丝丝血。
    “啊…好疼…”她嘴中弥漫出痛苦的呻吟声。
    过了一会,她的甬道内被刺激的花穴不断收缩着,层层媚肉吞着跳蛋,连撕裂的地方都能感觉到舒爽。
    余桃喘息着,两条笔直的腿磨蹭着,花心处液体不断流出。
    男人欣赏的看着她难耐又想要的狼狈。
    “想要吗?”他声音暗哑问道。
    “想要……”
    她觉得还不够,还需要东西填满自己,看向男人,求助道:“主人,奴好痒…啊…想要…嗯…”
    她语不成句的呻吟着,穴口处的奶子随着她一声声诱人的喘息声晃着。
    ps:求珍珠啊ρO1⑧Ac.cδΜ(po18ac.coM)
    --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co.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