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χ51.νìρ 4.的对象正站在台上

      晚上简方和当地交响乐团有合作演出,下午3点去了马尔克思大街的音乐厅排练。晏秋秋正好去附近买些伴手礼。

    前阵子卢布暴跌,晏秋秋想着囤点化妆品,街角有个类似丝芙兰的店,就推门进去。店里站着好几个柜姐,见到亚洲人的面孔,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向晏秋秋抱歉地笑笑。店的里间快步走出来一名男职员,一头的金发,终于是个会说英文的:“what  can  i  do  for  you,蜜ss?”

    两人照面愣了一愣,正是前一天晚上第三家酒吧里夸简方甜的那个帅哥。帅哥叫安德鲁,或许是为了表达歉意,他显得格外热情,甚至在结账时主动出借了自己的金卡。

    “呃,你知道,昨晚我并不是想拒绝你。”大概是店里只有安德鲁会说英文,他并没有顾忌场合。

    安德鲁不但有一头金发,湛蓝的眼睛更是有让人无条件心软的能力。他斜靠在柜台旁,微微地倾向晏秋秋,搭在台上的胳膊让她有种被半拥着的错觉。但也许是知道了安德鲁的x向,甚至可能仅仅是惑于他的美色,晏秋秋并不反感。“怎么没见到你的朋友?”

    果然醉翁之意不在酒。晏秋秋连基本的失落都酝酿不出来,只是好笑地望着安德鲁:“哦,安德鲁安德鲁,我的朋友真的那么吸引你吗?昨天在你之前,已经有一打男孩向他抛媚眼了。”

    “你的朋友甜炸了!”说到简方,安德鲁整个人都激动起来,“你没发现,他和你说话的时候,哦,那个神情,一直在撒娇!”

    晏秋秋回想着简方聊天的表情,他是特别爱看着人说话,长长的睫毛搭配略略下垂的眼角,给人温驯软和的感觉。但是,甜?

    “哦,他要是用他能淌出蜜来的眼神望着我,”安德鲁甩了个“你懂的”表情,“后面的话就不适合对着淑女来说了。”

    晚上的演出,简方作为特别嘉宾出场。他穿了身深蓝条纹的西装,从侧幕走出来,端庄大气,同平日里温软的气质截然不同。但凡涉及到专业,他总是有无比的自信,唱起歌来仿佛能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简方是男中音,一开口,坐在周围的女性发出了轻轻的叹息。

    晏秋秋觉得,如果要爱上简方,一定是从他的声音开始。

    简方的第一首歌是中俄人民都熟知的《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他唱的是俄文。歌中,苏联男子在莫斯科郊外一个花园里,坐在明月之下,同身边的爱人倾诉衷肠。简方的声音温暖又富于情感,语气特别抓人。晏秋秋身旁多是中老年的女士,她们将手交握在心口,脸上无一例外地流露出深情,仿佛都在歌声中短暂地回顾了曾经那段刻骨铭心的爱恋。

    台下的每个人都沉浸在歌曲中,唯独晏秋秋的脑子里想的是另一幅画面。

    “babe,哦,不要用你那能淌出蜜来的眼神望着我,不然我——”安德鲁从身后舔舐着简方的耳朵。他从简方的西装k里抽出衬衫下摆,沿着腰线向上,手指划过他的r珠,让简方口中的拒绝变得成了欲拒还迎:“别,别在舞台上,啊……观众马上就进场了……”

    “那我们到侧幕条去,一边听交响乐,一边草你。”安德鲁有些粗鲁地把简方推到了侧幕,将两条帘幕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狭窄又随时可能因为过激的动作而露馅的密闭空间。

    没多久,演出人员和观众开始入场。

    帘幕不能承重,简方半躺在地上,衬衫扣子已全被扯开,西k连带着内裤被退到膝弯。安德鲁金色的脑袋埋在他两腿之间,口中含着他,舌头缠着他,发出啧啧的水声。“babe,你b想象的还要甜。”

    “不行……嗯,啊……不行……”简方紧紧咬着下唇,然而呻吟还是止不住溢出来,“不要吸,我……我……不要吸,会被听到……啊!”一股酥麻的电流顺着脊柱冲到脑后,简方压着嗓子叫了出来。

    “babe,你得小声点儿,不然观众真的会发现哦。”安德鲁坏心地舔弄着他脖子上的敏感带,又加了一根手指进去,“是这里吗?舒服吗?”

    “呃……啊啊,我不知道……哈啊……”简方脑中一片空白,这样强烈的快感让他无法思考,仿佛成了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安德鲁飞快抽出了手指:“你不知道?看来不是了。”

    乍然的空虚让简方顾不得矜持,大开着双腿,乞求:“进来,你快进来吧……”

    安德鲁稍稍掀起了幕帘的一角:“哈,真该让观众看看你这骚模样。”他扶住已经y到不行的自己,冲进了简方的身体。

    “哈啊,哈啊……”

    “嗯,快点,快点……用力,啊……”

    安德鲁的每一下抽送又狠又重,滔天的快感淹没了简方的残存的理智,他大声呻吟,不断地让他更快一些,更用力地c他。

    肉体的撞击声、呻吟声、唇舌交缠声,或许坐在近处的观众和演出人员已经听到。他们猜测着会是谁呢,如此激烈的性事,被压在身下的人该多么饥渴多么淫乱,谁都想不到将是上台为他们演唱的那个端庄大气的人。当他出来唱歌时,谁能想到,他的后庭灌满了另一个男人的精液。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co.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