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男人特别好

      “你喝的是什么?看起来好诱人。”晏秋秋相中了一个金发的男人,看起来25岁左右。由于白种人成熟得b较快,上过几次当后,她只敢在酒吧找看起来年轻些的小伙子。毕竟,在欧洲未成年人不能喝酒。

    “唔,可能是今晚的月光酿成的蜜糖吧,甜心。”金发男人朝她眨了眨眼。

    是我的菜!晏秋秋忍不住夹了夹腿,开始对今晚的“药”有所期待。她抬腕轻轻撩头发,让黑鸦片的香味更散开一些,然后微微倾身,将耳朵露了出来:“我喝的可能有点儿多了,你介意再告诉我一遍吗?”

    金发男人果然更贴近了一些,在她耳边轻轻呼气,说:“甜心,你的朋友看起来很‘甜’。”

    果然好看的小哥哥都喜欢小哥哥。

    “我对俄罗斯的男人很失望。”晏秋秋叉着腰好好打量了简方,“为什么你的行情这么好!还是俄罗斯的酒吧都是gay吧?”

    简方拍着吧台大笑。他学的声乐,笑起来都带着共鸣,引来周遭一堆男男女女的媚眼。这么小的酒吧,被拒绝过一次,晏秋秋一分钟都待不下去。“拜托,这已经是第三家了,我才是你的‘僚机’吧?”

    两人在路边漫无目的地走着,晏秋秋有些歉意:“好好的旅行,谁知道我又生病,变成约pa0之旅。”

    简方并不介意,只是有些忧心:“你康复一年多了,突然又发病,会不会有问题?我们还是回奥地利再看看医生吧?”

    晏秋秋无所谓地挥挥手:“上个月我跟珍妮反馈了,她说应该是课题压力太大,是她建议我结题了出来放松呢。话说——”她停下脚步,无比认真地盯着简方,想要用突击让他吐露真心话,“你真的不comeout吗?”

    “首先我要买个clo色t。”

    “‘首先我要买个clo色t’,你知道你说这句话超gay的吗?“晏秋秋翻翻白眼,”没劲,”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逛向下一个酒吧,“你这人做人不敞亮,不像我,什么都告诉你。”

    身后传来脚步声,晏秋秋以为有人着急赶路,拉着简方让了路。哪知那人却是来找她。“小姐,小姐,您的手机落在店里了。”晏秋秋想了想,正是刚才那个酒吧的调酒师。

    调酒师有着褐色的头发、褐色的大眼睛,在白人中是相对柔和的五官,说英文的时候带着浓重的俄罗斯口音。“谢谢你——”晏秋秋瞟了眼他的名牌,“谢谢你约瑟夫,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我对你的感激。”

    “呃,别这么说。“约瑟夫透露些许羞涩,看了简方一眼,仍然说,”呃,或许,我可以请你喝一杯?”也许是因为紧张,也许是因为深邃的大眼睛,他看起来特别真诚。他的真诚同调酒师的职业有些反差,反倒显得可爱。


    外头的音乐震动着仓库的门,晏秋秋赤裸的背上因为这震动激起一阵阵的j皮疙瘩。约瑟夫有一头柔软的褐色短发,此时埋在胸前,绒绒的发尾蹭在穴口上腹,让她忍不住呻吟出来。

    “手机是故意落下的吗,哈尼?”约瑟夫湿热的气息一路向上,在她的耳后颈侧徘徊。他用宽厚的胸膛有些坏气地挤压着她。她已经很湿了,却迟迟不能进入正题,约瑟夫的大腿摩擦着她的腿根,快感潮汐一般汹涌,却又被吊足了胃口。“约瑟夫,既然你知道实情,为什么还要试探我呢?”晏秋秋有些埋怨,握住了他,将腿抬得更高了些。

    充实、冲撞,站立的t位让约瑟夫进入得很深。同前戏时的温柔不同,约瑟夫有些粗鲁,反倒让素了好些日子的晏秋秋很快就攀上了第一波高潮,而后第二波、第三波……

    回酒店的路上,晏秋秋腿软蹬不住高跟鞋,靠在墙边想要赤脚走一会儿。这种事后,她难得地有些害羞:“鞋子磨脚,脚疼。”

    简方闷闷地笑了一声,在前面蹲下了身:“来吧,我背你回去。”

    “那怎么好意思。”晏秋秋嘴上这么说,却老实不客气地趴了上去,“当然如果你坚持的话……”

    “方妹,姐姐掏心掏肺地跟你说,男人特别好,谁睡谁知道。”简方仍然是闷闷地笑,不置可否,“还是其实你睡过了,但是没告诉我!”想到这个可能,晏秋秋不知道该为简方的“开窍”感到欣慰,还是该为他连这么重要的事都瞒着她而生气。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co.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