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页

      方彦在学校时就明显是跟大家不一样的有钱人,要不是本人实在接地气,弱化了阶级隔阂感,否则大家的相处也不会这么自在。

    小黎能和方彦组cp也是因为相似的体型和爱吃,稍稍开的玩笑,而这玩笑也不是他们班开的头,是在一次校内活动中,其它班不知方彦身份背景的人开的。

    后来,大家都知道后,玩笑才彻底消弭下去。

    现今众人毕业各奔东西,忽然提起,倒还有些恍惚,无忧青春终是随着成长逝去,现在他们约莫是做不到像学生时期那般平常对待方彦了吧。

    每人不动声色地扫过对方的目光。

    社会人了啊。

    表面的和谐仍在继续,正当有人开始纳闷组团的主事人怎么还没回来时。

    包厢门打开。

    “各位,都到齐了吗?”方彦一如既往地维持着胖胖的模样,相比过去多出几分成熟稳重,他本人脸蛋其实不差,性格人品也挺好,配上远超众人的家世,在未婚女性市场还是很受欢迎的,“我去接了个电话,浪费了点时间。”

    “哪里哪里。”

    “好像还差徐司朝和宋辞他们。”

    “对,还有这两大校草没来呢。”

    这话方落。

    “不好意思,我们来迟了。”

    徐司朝和被大家忽略的三位同学一起到场。

    “没事没事,我们也是刚到。”

    “来来来,快来坐。”

    “不好意思了。”三位同学入座。

    “嘿,朝哥。”方彦见到徐司朝还是比较开心的,两人住一宿舍的,关系处得很好,什么作业、叫到啥的,双方都没少出力。

    徐司朝:“方彦,你还是这么胖。”

    两人抱了抱。

    “那个,我请了宋辞。”方彦试探着看他脸色道。

    徐司朝无所谓地点点头:“这我朋友顾裴许,正好路上遇见,又碰上饭点,就将人带来了,到时候我付两份饭钱好了。”

    方彦这才注意到旁边的人,视线刚刚对上顾裴许的眼睛,背脊就升起一股寒意,悄悄打了个哆嗦。

    他多看了几眼,越看越不对。

    卧槽,这不是首城顾家的顾大少吗!

    “额,你好。”方彦汗都冒出来了,首城顾家可不是一般人家,那是在首城盘踞了上百年,底蕴深厚庞大的顶级世家,跟他老爸的事业相比,他们就是彻头彻尾的暴发户,“我、我是方彦。”

    顾裴许漫不经心地瞥过他,轻轻颔首算作回应。

    方彦缩了缩脖子,勉强撑着平淡面容,想招呼着。

    一道清润声线从包厢外传来:“这里是……”

    浑身充满书卷气的俊雅男生目光停驻在回首的高挺男人身上。

    淡色的唇抖了抖:“朝哥。”

    “宋辞。”徐司朝的语气平淡无奇,“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宋辞眼圈却是红了。

    顾裴许眸色微暗,直接插在两人之间,面目不善地警告对方,旋即扭身勾住徐司朝的脖子,略有些咬牙切齿道:“还真是得时时刻刻盯着你啊,看我怎么收拾你。”

    “喂!”徐司朝不依,“这关我什么事?我们是在认识你之前就……”

    顾裴许立时一笑,眉眼中全是骇人的阴霾。

    徐司朝心头微惊,自己是傻了吧,咋就承认了!

    三人间的气场太奇妙了。

    尤其场内人差不多都知道宋辞喜欢徐司朝,这所谓的新朋友不会是徐司朝的男朋友吧?那宋辞……

    “朝哥,他是?”宋辞平复好心情,颇为警惕地看着陌生的顾裴许。

    “我们什么都没有,你别瞎吃飞醋。”徐司朝蹭了蹭脸色难看的人,大概没想要继续在众目睽睽之下秀恩爱,稍微隔开些距离对宋辞道,“我男朋友,顾裴许。”

    “……”

    方彦赶忙抓住可能会惹祸的宋辞,好歹四年的室友情,不想人得罪顾家,使得未来日子不好过:“宋辞,记住你承诺的话。”

    “朝哥你不是说不喜欢男人吗?”宋辞固执地看向他,整个人都透出种苍白的脆弱,“为什么?我对你还不够好吗?”

    “靠,我就不该信你鬼话,这又是何必!”方彦叹气,以前那么好的兄弟,怎么就搞成这么副稀碎模样。

    徐司朝抓住身旁人的手,制止住对方的冲动,他叹息一声:“……宋辞,我只是不喜欢你。”

    “……”

    “这场聚会应该是没什么必要进行了。”顾裴许看了圈静默的场面,“我和阿朝就先走了。”

    ……

    外面的日头因临近中午,热烈不少。

    徐司朝感受着春日的风,在遇到宋辞后比较烦闷的心情突然得到释放。

    “男朋友?”

    “什么?”

    顾裴许猛地接近他:“反悔无用呢。”

    “我也没想反悔——唔……”

    ……

    山林的竹屋修建得精致,环山绕水,花草繁盛。

    清晨的雾气蒙蒙,令附近的灵兽不敢靠近。

    安静的环境中,断断续续的呜咽听得清楚,暧昧的水声更是让人脸红心跳。

    阳光穿射过白雾,照进竹屋内。

    一条布满绯艳痕迹的手臂裸.露在床外,无助地想抓住什么,忽然又伸出一只手拽过手臂,全部收拢在合起的幕帘后。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co.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