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页

      竟有人真敢在客栈内打斗。

    旁观者提起两分兴致,倒是无人动弹离开。

    客栈负责人也干脆地向自己背后势力寻求帮助,只等护卫队来临就可抓住这些胆敢闹事的人。

    徐司朝站至顾裴许身边,他不太赞同地看人一眼:“护卫队的实力都很强,不是我俩可以抗衡的。”

    “你在护他?”顾裴许指向不远处的吴旭迟。

    徐司朝叹气,摇头:“只是想劝你不要那么冲动,事已至此,你说我们怎么办?”

    在城内闹事以后,即使暂时不会被护卫队逮捕,也会面对后续的追杀。

    如果不杀鸡儆猴,可就要被许多人效仿,这是城市的管理者所不愿遇见的。

    既然已经出手,那就搞大点。

    红莲业火燃起。

    吴旭迟猝不及防沾上半点,就再不能甩开,迅速蔓延全身。

    顾裴许拉住徐司朝跳窗,顿时失去了身影。

    护卫队来得并不慢,几乎是在他们消失之际就赶到。

    吴旭迟丢掉了大半条命,浑身烧伤严重,被护卫队带走包扎治疗和审讯当时发生的经过。

    客栈也因为火势的蔓延,被摧毁了大半,由于就发生在城内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寿命太长的人们纷纷都在讨论是哪个不长眼的兄弟干的,真是不怕死。

    徐司朝和顾裴许的画像很快遍布全城,但是无论是谁都只了解他们跳窗之后便消失不见,没再找不到任何线索,可以了解到他们的去向。

    不可在城内发生争斗的规则必须得到维护,不日就发出了两人的通缉令,他们以后将不能再正常出入城内。

    而徐司朝和顾裴许到底在哪里呢?

    夜深人静。

    被烧毁的客栈旁,突然出现两位陌生人。

    同时他们也发现张贴在墙上的关于自己的通缉画像,幸好两人此时的容貌和画像全然不同。

    两人光明正大地溜出城外。

    他们的栖身之地本就是在山林中,城里的房子他们买不起,住着也很贵。

    “你还在生气啊?”徐司朝手肘碰了碰深怕不做声的人,“我只是想我们可以少一点麻烦,我对那个人并没有任何其他的心思。”

    顾裴许停步。

    徐司朝也跟着停下脚步

    下一瞬,阴影倾覆。

    落在唇上的吻又重又狠……

    ……

    春季的阳光温暖舒适,风轻轻拂过。

    一间空间不算大的小房间里,睡着一位几乎要摔下床的人,看起来睡姿似乎并不是很好。

    躺在床上的人猛地坐立起来,额头上还布满着汗。

    急促的喘息在空间扩散。

    闹钟滴滴嗒嗒地响起,徐司朝急忙抹干净头上的汗,想起自己今天有一场同学聚会。

    他现在整个人都有些懵逼,好像他在睡梦中经历了许多奇异的事情,而自己此刻从梦中醒来,四肢都有一种睡过了的酸软麻木感。

    顾裴许。

    这个名字仿佛刻进了他的灵魂中,他记得清楚,却不太能忆起拥有此名的人相貌。

    简单收拾好自己后,他就准备出发去到同学聚会约定的地点。

    夜里应是下过雨,地面还是湿滑的,凹陷的坑里留着积洼。

    徐司朝庆幸自己穿了件薄外套,虽仍感到些许寒露,但也不至于不能忍受,多走几步便适应了。

    离约定的时间还早,他走至公交车站牌等待公交车。

    先到轻轨站再坐地铁到市区里,打车或是公交也可,就能到目的地。

    如果时间允许,他肯定是选省钱的方式,毕竟这场同学聚会就得花不少钱,他辞职了有两个月,存款除了租房生活可没留多少,不能乱花。

    边走边想着。

    周一有个面试,希望那个公司不是为了完成任务。

    哗——

    徐司朝往旁边一跳:“我去!”

    一阵积水飞射向他全身,几乎少于出现在小破区的豪车疾驰而过。

    徐司朝简直说不出什么心情,他特么今早全白费了!

    “有几个臭钱了不起啊。”徐司朝没好气地抱怨了声,眼神恨恨地盯向行驶过去的玛莎拉蒂。

    他觉得自己真是倒霉,又得回家换衣服,这一来一回的耽搁,完全打乱了他的计划,今天怕是不得不多费些钱财了。

    当他郁闷地准备往回走时,那本应该离去的豪车居然倒车过来。

    ?徐司朝往后退了几步,咋,这是要碰瓷?

    玛莎拉蒂停在他身前的马路边,驾驶座的窗户落下。

    露出冷峻着脸的男人,清灼的目光倾泻出狭长的凤眸,朝他直刺过来。

    徐司朝呼吸下意识停了。

    “上车。”男人薄唇微启,吐出的两个字眼仿佛玉质相触的清泠,听得令人一个激灵。

    “额……”

    车门关合的声音。

    徐司朝胆子贼大地坐上车,他倒想看看如今法治社会,这富二代要拿自己怎样。

    引擎启动,再次留下一阵四溅的积水。

    奥莱斯。

    徐司朝挑眉,这个地方他早有耳闻,是小破区唯一比较上档次卖各种牌子货的商场。

    本着节约和穷逼的精神,他一般都不会来这里。

    “进去。”

    “啊?”

    男人歪头,逐渐逼近呆愣茫然的徐司朝,幽深的眼眸里尽是辨不清的碎光,好似穿梭千年从另一个时空注目过来。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co.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