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页

      同时掩盖住自己的真实气息,避免蝶影追的追踪。

    他在两人再次消失的地方设置了重重阵法,只要他们两人出现阵法就会启动。

    当然之前也不是没有尝试过,可两人破除阵法的速度实在是很快,仿佛是一早就知道阵法的漏洞。

    质量不行,那就数量来凑,何况即使想要布置更高级的阵法也是需要大量时间的,璇冥耗不起。

    同样顾裴许和徐司朝他们不会留太多时间来让璇冥来布置困自己的阵法的。

    为了不让璇冥离开他们想出了一个损招。

    “原已死,现存活的归域门璇冥真人知道去其他位面的方法,他想独吞秘法逃去。”

    此声传播至十里以外,附近的人全部抬起了头,每个人都表现得将信将疑,还有些莫名其妙。

    总之璇冥的打算并不顺利。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追过来,璇冥无奈,只好把自己之前埋下的种子招来,却是各大宗门比较出名的弟子和一些不知名的散修拦在了众人面前。

    他们每个人的表情都显出几分呆滞和疯狂,身上的气息瞬间转向为邪恶。

    场内见识到的人都露出惊骇之色。

    好不容易才逮到璇冥的踪迹,徐司朝和顾裴许并不会放过他,一直牢牢跟在他的身后。

    无论前路何人阻拦,都挡不住他们前进的步伐,而且对方本就身受重伤,又被众人围追堵截,即使是两个元婴期的修士也是能杀死他的。

    不过徐顾两人还是或多或少都有些伤势,两方的胜算不好说。

    璇冥跑到了一处祭坛上,他恨恨地望了眼追来的众人,从身上拿出一枚奇特的玉牌低声默念咒语。

    很久未出声的小百道:〔司朝哥哥,那是位面通行证,可以从这里通向祭台设置的另一个位面世界,一定不能让他跑了!〕

    这场盛大的追捕惊动了凰原玄界仅存的强大修士。

    璇冥不仅没跑掉,还被活捉拿下。

    ……

    三年后。

    凰原玄界内的势力全部团结起来,研发出了许多可启动祭台的通行玉牌。

    在此期间他们也经常去试探另一个位面的消息和势力,发现只有凰原玄界的人全部团结起来,才有可能去到另外一个位面站稳脚跟。

    所以之前的大乱停止了,也不得不停止。

    因为散修这边徐司朝和顾裴许的异军突起,从元婴至合体,令渡劫期的老怪都不敢轻易对决,本来凰原玄界就没剩几位渡劫修士,合体修士更不多。

    徐司朝没有去外面争霸的野心,他只是想要获得去向另个位面的通行证,被无权无势的散修哀求才留下来,作为散修和小门派修士的代表,如果血战盟这边没有让四大宗门忌惮的强者的话,十大宗门是并不会考虑他们的死活。

    两年以后,经过部署、摩擦、谈判,凰原玄界内的修士全部转移到灵力充沛的修真位面。

    徐司朝和顾裴许两人自此游历各不同的修真界,一前一后在不久的将来破碎虚空,飞升成仙。

    而他们的综合实力,即使到了仙界也不是那些普通仙人可比拟的存在。

    未来,他们也会成为仙界内的最强者。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完,最近有点忙,番外很可能没有。

    谢谢追到这里的大家,么么~

    第29章 番外

    飞升之后。

    徐司朝发现也不过是换一个地方, 继续修真界内时的弱肉强食。

    而他在修真界的顶尖战力,到达仙界后,不过是底层。

    虽然, 好像那些与自己同个境界的修士打不赢自己。

    仙界也是自有一套境界体系。

    比如徐司朝初飞升是地仙, 往上是天仙、太白、大罗、圣尊、混元。

    徐司朝见过在修真界做贯被世人尊敬的人, 来到仙界完全不适应,得罪了好些修为高阶的人。

    他一普普通通的地仙, 谁都惹不起, 只好躲在一旁看热闹。

    这份有好戏瞧的态度, 也挺令人注目的。

    徐司朝享受着比自己高一境界的小二上的茶,品着清香扑鼻的灵茶,观赏着厅内跟凡世里泼妇骂街无差的两位老家伙。

    客栈内是不允许发生斗争的,但是不会禁止吵架。

    在此期间, 他面前的桌上已摆好点好的佳肴。

    徐司朝闻着勾人的香气, 不禁咽了咽口水, 虽然他现在是不用进食, 但能品尝美味又为何要拒绝?

    “裴许, 怎么还不回来。”他嘟囔了声, 把玩着青骨转移注意力。

    “这位公子, 可否拼个桌?”手持折扇, 一身风流的男子笑着站在他面前。

    徐司朝抬头, 视角余光映入周围的空位,漠然地望着说话的人:“有人。”

    男子的桃花眼潋滟无比:“据我观察, 你自进来就一直是一个人。”

    徐司朝偏了下头, 似是没想到对方的脸皮竟是这么厚:“阁下到底有何事?”

    男子轻笑一声,折扇微挽点向徐司朝的下颚:“在下吴旭迟,见到你之后, 便心生仰慕……”

    “烦请让道。”冷淡低沉的磁性嗓音在吵杂的环境里像是夏日的冰水,令人精神清醒。

    吴旭迟的身体一歪,往旁踉跄着移了几步,他的脸色霎时难看起来,折扇打开翻转,稳住了身形,同时破除随之而来的无形剑气。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co.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