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页

      他按捺住抓狂的举动,他的春.梦对象怎么能是个男人?!而且还是顾裴许!他不会真的对顾裴许有想法吧?

    “嘶——”短促地气音拉回了他拋远的神绪。

    徐司朝这才分出心神观察面前的人,亦是不着.寸.缕,锁骨和胸膛有几枚红痕。

    不是梦……他一时难以接受,完了。

    他过去扶起独自站起略有些困难的苍羽,梦中他们折腾得有点久,对于初次的人来说,总是太过了。

    但也不能全赖他,他后面不想要,是对方非要强压着自己做。

    互相穿好衣服。

    徐司朝不知道该拿什么态度面对对方,不怎么敢看人。

    夹杂着慵懒的磁性嗓音从他耳边传来,一道重量跟着压上了他:“怎么,吃了就想不认账了吗?”

    第26章 一更

    认不认账, 徐司朝没回答,僵直着身体,视线转向远处。

    这一看, 发现地面的未知名娇花空出一条宽敞的路, 路的尽头指向……

    “看什么?”低哑的男音伴着热气拂进他的耳蜗, 霎时让他软了腿,就突然没有站稳的力气, 连带着压在肩膀处的重力。

    徐司朝以为自己就要膝盖直跪在粗糙石泥地中。

    腰间被牢牢地拽住。

    然而, 他未松口气时, 身形陡转面对面落入苍羽怀里。

    男人深邃的瞳孔散发着淡薄的红晕,装满他惊诧的身影,他们之间的距离拉近。

    徐司朝下意识闭眼,唇瓣上果然碾上来温热, 对方并不打算浅尝即止, 磨蹭着弄红他的唇瓣, 直到他不堪忍受地启合, 就被强势又迅猛地深入。

    腰腹贴近。

    他仍在愣神的时候, 阳光透过他们暂时退开的间隙, 为他们镀上了一层浅浅的金光, 阴影再次袭来。

    轻轻地啄、慢慢地碾、深深地咬……

    风吹起他背后的发, 撩起雪白的衣摆, 勒紧的腰部忽然松散,纤长的丝绦蜿蜒着飞舞在空中。

    徐司朝理智回归, 抓住散落离开的丝绦:“你、你还要来?”

    “不行吗?”苍羽不让他重新拴紧衣服, 只搂着人含住他敏感的耳部,感受到怀中人乖下来,“吃了不认账, 那不如多吃几遍,不然就显得我太亏了。”

    “你真……”徐司朝想不出来合适的形容词,推开得寸进尺的人,瞪着眼尾绯红的眼睛道,“你不要命了,怎么还敢在这种场合乱发.情。”

    “又没事。”苍羽脸皮可厚,又黏上来到处亲亲摸摸,将人玩得除了喘息什么都做不到。

    “你,不要以为……”徐司朝气恼,想要躲开对方放肆的手,然而他也不能突然消失,如何能躲掉,还不是只能乖乖任人欺负,他压抑住丢脸地呻.吟,“以为我不会、揍你…登徒浪子!”

    他咬唇,头埋人颈中。

    “……不,住手。”

    苍羽紧紧抱住他,将他的颤抖全部体会,浅色的薄唇微微勾起,满是坏意:“朝朝,要怎么揍我啊?”短暂的停顿,“不如就……”

    徐司朝瞳孔放大,主动吻住对方的唇,闭嘴!

    送上门的猎物岂有放过的道理。

    苍羽毫不客气地接纳,甚至捉着人吻得更深。

    不知过去多久。

    徐司朝捂着红肿的唇走在前方,不想搭理后方施施然的男人。

    “这地方挺古怪。”魔修没话找话,尽是废话。

    脸色寒沉的徐司朝憋着气,没应。

    苍羽轻咳了声,不就说了些下流的荤话,做都做过了,咋还这么害羞,又克制不住地生起戏谑的心思,传音入密。

    这回,徐司朝甩掉抓着自己衣角的人的手,走得更快了,耳尖发烫。

    “朝朝别走这么快嘛。”苍羽急忙追,迈步的动作变大了些,让他腰背僵硬了下,转瞬恢复正常,“不闹你了,你就原谅我吧。”

    徐司朝深呼吸片刻,由于周遭环境确实诡异,他不敢掉以轻心,稍稍跟人闹了脾气就冷静下来,说着正事道:“你说它们要把我们引到哪里去?”

    苍羽搭住他的肩:“船到桥头自然直,反正也没其他路给我们走。”

    徐司朝无语地瞥他一眼。

    “它这花香还挺厉害的。”苍羽笑弯了眉,“居然能蛊惑我们两个元婴修士,要不要采点回去研究研究?”

    徐司朝沉吟道:“可。”

    “我们一起研究?”苍羽没忍住撩拨。

    徐司朝感觉自己的忍耐性增高了,冷声道:“收回你乱七八糟的心思。”

    “朝朝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苍羽。

    徐司朝:“总之,请正经点。”

    “好好好。”苍羽无趣地撇撇嘴,“这些花对我好像很亲切似的,它们让我去一个地方。”

    徐司朝观察的视线从未停止,眼角余光注意到埋在土壤里露出的森森白骨,挑了挑眉:“就是此路尽头?”

    苍羽也看见了:“是,我又救了你一命。”

    “……”徐司朝。

    但是,苍羽说得也没错,对方不知道撞了什么狗屎运,得到这些不知名花的认可,否则就以他们之前失去神智的后果,早就和那些白骨一起变为娇花养分。

    路尽头不算远,走了半个时辰。

    因为要挡着苍羽的骚扰,徐司朝不知时间流逝,感觉很快就到目的地了。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co.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