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页

      苍羽俯身。

    ……

    “朝朝,你身上好香。”苍羽沉迷地吻着完全瘫软的人身体,鼻间总是萦绕着若有若无的淡淡香味,勾引得他四处寻找,以致于留下的痕迹重了些、多了些。

    他吸吮住徐司朝柔软湿润的唇瓣:“朝朝……”

    第25章 梦

    清风拂过, 携来的寒意直直地落在肌肤上,激起一阵颤动。

    光洁平滑的肌理却布满绯色的烙印,像是纯白雪地里点缀的朵朵红梅, 美得令人移不开眼。

    苍羽搂抱着衣衫不整的人迅速离去枫树林, 可惜他们的动作似乎晚了半步, 被转换风景季节的环境困住了。

    他斜觑了眼唇瓣肿胀、瞪着自己的美人,颇为尴尬地移开目光,美色惑人心, 要不是徐司朝挣扎得太厉害, 他完全没发现周围的变化。

    “你…我就没见过你这样的人!”徐司朝气得咬牙,牵动到红肿的唇皱了皱眉,酥麻的快.感冲刷至他的感触神经,让他又是恶狠狠地给了人一个眼刀,亲得他舌根现在都是麻的,说话都怪怪的,“我衣服全被你扒了, 你让我怎么办?”

    “是我考虑不周。”苍羽安慰地吻吻人的唇, 被恼羞地躲开,“下次我会注意场合。”

    “你还想有下次?”徐司朝。

    苍羽:“顾裴许有?”

    徐司朝气势一滞:“跟他有什么关系,我在说你。”

    眉梢半挑,苍羽悠悠道:“反正我们现在也走不出去,那不如咱们就趁此把事办了, 免得你整天想着别的男人。”

    说着,竟是真动起手来。

    似乎全身泡在热水里,暖得令人流连忘返。

    徐司朝不堪忍受地咬住了对方的肩,才堪堪没有发出让他觉得羞耻的声音,气氛再次变得燥热起来。

    “还躲吗?”苍羽恶劣地戏弄着从未有过经验的人。

    徐司朝狼狈地摇晃着头, 眼尾沁着透明泪珠,整张脸全是绯艳的欲晕:“苍……羽……”艰难地找回着自己的声音,然而装满抽噎的沙哑声线,倒像是引诱,“不要、欺负我。”

    苍羽喉结滑动,嗓子全是涩然,轻轻咒骂了句。

    他脸色不太好看,神容沉沉地打理好一副任君采撷的人衣服和头发,细细地擦干了徐司朝坠到鬓角的泪痕。

    “我会找补回来的。”苍羽语气阴沉地咬了口表情仍是茫然的人嘴角,话中透露出的决心和执着,让人惊心。

    徐司朝脑子终于恢复清醒,明白过来对方如此表现的原因,觉得自己巨冤,他啥也没干,凭什么要把错算在自己身上,而且明明是对方做得太过份,他只是不想再被继续折磨求饶而已,咋好像是他故意似的?

    “嘘。”苍羽见他要说话的样子,阻止道。

    徐司朝不再出声。

    静下心来,便发现之前没发现的事,安静。

    除了面前苍羽平缓到无的呼吸声,他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

    此刻,周围的环境已经彻底变样,枫树林没了,是一望无际的原野。

    野地里怒放着一朵朵娇艳的不知名鲜花。

    天地间全是曼妙的花香。

    苍羽牵着徐司朝的手经过肥沃的花枝杂草,两人小心地探着路,一切顺利。

    渐渐一座矮小山坡出现在他们眼前。

    踏至坡顶。

    徐司朝拧着眉打量着附近古怪地场景,简直安静得过份,仿佛世间只有他和苍羽两个活人。

    “苍羽,我们……”徐司朝想要询问对方有何发现没有,眼前一花。

    他险些没站住摔落山坡。

    怎么回事?

    而本该拉住自己的人却是没有半点动静,他感觉有些奇怪。

    正想继续开口,忽然映入对方鲜艳的血眸。

    心头震惊,未作出应对前,被对方一把扑上来。

    这时的他忽略了自己修士的身份,做出凡人该有的推拒。

    稍微使出力气后,他就觉得自己很累,累到像是加班到凌晨两三点,好不容易爬到床上的深深疲惫。

    想睡觉。

    睡了会死吧?

    徐司朝眸中的光逐渐暗淡,失去了作为人的意识。

    最终,他怎么好像看见了顾裴许?

    没了理智的苍羽再维持不了自己真正身份的伪装,显露出自己的真面目。

    魔与仙并存的特殊交融。

    令原本静静待在一边展示着自己美丽的不知名花朵,纷纷朝苍羽的位置望来。

    已经要抓到两位新来活物的枝蔓收回,密密麻麻地低语立即响起,似乎在争论着什么。

    倒在山顶的两人,凭借着本能互相靠近,体内的热意驱动着他们做出行动。

    身穿白衣的男子翻身压住眉心点着花钿的男人。

    ……

    徐司朝再次睁开双眼,只觉自己浑身冰凉,全身上下都透着凉气,拂来的微风无孔不入地贴在他身上。

    不是一般的凉爽。

    徐司朝脸色微变,残留在肌肤记忆中的缠绵感,令他的脑海里闪过几许片段。

    交缠的四肢、滚烫的呼吸、反压过来的索取……

    一切都是那么真实。

    徐司朝极力克制着发烫的脸,慢慢起身穿衣,这一看就注意到似乎是同时醒来看向自己的人,苍羽,他怎么印象中是顾裴许?

    不对,自己这到底是春.梦还是?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co.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