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页

      徐司朝坐在雪月楼屋顶,观望着接二连三到来的恩客推开自己脚下屋子的门。

    早被教会取悦客人的嗓子和身子,让出钱包夜的客人渡过了一个十分爽快的夜晚。

    出去一个,又进来一个。

    老鸨倒是会卡时间。

    徐司朝想着她可还真会赚钱,不过也是田中南五官确实不差,修士的身体也比普通人好上不少,那皮肤和柔韧性都不是凡人可比拟的,何况加上周身似有若无的超然世外的疏离气质,可不就引起男人心底的征服欲。

    一日、两日、三日……

    污言秽语听多了,徐司朝也嫌腻歪,拣了个环境不错的客栈入定,等到夜晚过去,才走进开始打烊歇息的雪月楼。

    又接客一晚的田中南维持着门户大开的姿势,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才稍稍有了丝动静。

    老鸨带着年老的仆人抬着浴桶进来,桶内装着散发药味、颜色灰浊的水。

    “把他丢进水里泡泡。”老鸨掐着嗓子吩咐道,“小南你自己好好洗干净,多揉搓揉搓才能好得快,知道吗?”

    躺在床上浑身脏污的纤细人儿被老仆放进了药浴桶里,此人是近日雪月楼的摇钱树,可得小心伺候着。

    脑子被助.兴药灌满的田中南下意识地听话照做。

    “这皮肤是真的滑顺,摸着跟丝绸都差不离。”老鸨揩了把桶里男人的油,“哎呀那些烂人,怎么又把你嘴弄出伤口了,等会儿我给你拿药敷上。”

    乖乖巧巧待在浴桶里的田中南凭着张好脸蛋,惹得久经风月的老鸨都生起一两分怜爱:“小南,辛劳了整晚应该饿了吧,等会儿洗完你叫小春给你去厨房拿吃的,我特意让厨子为你做的,即能让你享受到美味,又不影响你接客。”

    候在门外的徐司朝听着老鸨假惺惺地关爱,拂去心中生起的嫌恶,走进屋内。

    他径自走到田中南面前,周围的几人竟都无视了他的存在。

    “过得还好吗?”他说。

    田中南眼里恢复清明,连日的折磨让他想要奋起反抗的力气都没有,那些肮脏不堪的记忆冲刷着他的神经,一度作呕,险些崩溃。

    忽然产生反应的人,吓到自以为体贴的老鸨和待在一旁等吩咐的老仆。

    “诶诶这是怎么了?”老鸨急道。

    徐司朝眉毛都未抬,几位凡人顿时晕倒在地。

    “感觉如何?”他笑了,仙人之姿却露出恶魔般的面目,“你可有后悔过自己的所作所为?”

    田中南脸颊单薄的肉都哆嗦起来,恐惧地缩成一团,牵扯到隐隐作痛的下.身,轻嘶了口气。

    “未来百年,你都将一直体会下去。”徐司朝按住对方的头。

    侵入对方的记忆和意识,他在里面观看到对方欺压同门、强.暴那些没有后台的漂亮男女,嚣张地随意对别人打骂羞辱,不乏因此而自溢的人……

    徐司朝彻底摧毁了对方的丹田。

    不过,对方老爹要是再找到田中南,不吝惜天材地宝,也不是没有再入大道的可能。

    “田中南,你最不该的是……”徐司朝收回手,“没有毁去我的金丹、挑断我的四肢经脉,以后要对比自己修为高的人做那档子事,可记好了。”

    而被修改了记忆的田中南再次醒来后,自然地接受了自己是雪月楼的一员,每日尽心尽力地接待恩客,虽偶尔心中会产生丝违和,也被汹涌不断的快感覆盖。

    .

    离开长平郡,徐司朝试探着使出蝶影追。

    发现成功了。

    两个月以来他不是没尝试过,此次居然成功了,他立即行动。

    增强的境界不是金丹时可比的,速度很快地朝目标接近。

    然而,在他历经归域门与苍琼宗交界线时,翩翩飞舞的蝴蝶陷入迷茫中,在空中绕着圈圈。

    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笼罩住他的背脊,淡淡的风吹拂开他垂落的青丝和发带。

    属于外人的手臂缠绕到他的腰间,仿佛是凭空生出,没给他丝毫反应时间。

    漂亮的紫蝶好奇地绕着新来的人打转,小心翼翼地落到来者发间。

    “小朝朝,你身上好香~”

    熟悉的轻佻语音在他耳畔响起,白皙的耳尖霎时泛起红晕。

    轻轻的低笑随着气流散开。

    “小朝朝帮帮我,甩开那几个烦人精,给你糖吃。”

    “你……”徐司朝呼吸紊乱片刻,鼻间闻到丝丝血腥味,他看了眼即将追上来的修士,有些无奈。

    他和这厮的亲密搂抱应该被那些人看见了,肯定会以为自己跟苍羽是一伙的。

    为了不必要的冲突,他选择了跑路。

    第22章 老熟人

    这一跑, 徐司朝也不确定自己跑到哪去了。

    他郁闷地拍开还占自己便宜的男人,想着自己好好路过的人为何要遭受如此狼狈的境况。

    苍羽打量着附近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地环境:“朝朝,你真能跑, 你知道这里是哪儿吗?”

    徐司朝瞪对方一眼, 没好气地把赖在人发间的紫蝶抓了过来, 再次发出寻找顾裴许的指令。

    没有任何反应。

    他皱了皱眉,收回灵力看向百无聊赖的魔修。

    “找人呀?”苍羽靠着小山坡,不怀好意地笑道。

    徐司朝:“糖呢?”

    苍羽愣了愣。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co.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