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页

      感受到前世熟悉的邪恶气息,顾裴许心情十分躁动,见人不老实回答,顾不得隐藏自己另一个行走修真界的身份,漆黑的凤眸燃起枫火,眉间魔纹隐现。

    远胜过沈醉释放出的邪恶气息,冰冷刺骨出自深渊魔地的邪魔力量附骨之疽地缠绕住面前的蝼蚁。

    “本座最后问你一遍,你身上的气息从何处承来?”

    沈醉身心一颤,仿佛古钟在他脑子里敲响,洪亮而悠远,让他根本无法思考。

    顾裴许还没想在场内这么多人面前公开自己青衫魔徒的身份,所问皆是使用的隐秘术法,比传音入密更不易人察觉的手段。

    主要被防着的徐司朝,是什么都看不清了,尘土飞扬硬是让他无法查探其中的真实情况,只能听着里面时不时传来的轰炸声。

    他又不好脱身,如果他非要前去,躲在身后的普通人就都得没命,只能干着急,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个状况。

    正僵持着。

    徐司朝眼前一亮,原主收的三位徒弟被丢出战局,这三人也是够狗拍拍屁.股就准备跑路,离开的时候还顺手摸了商队散落的货品。

    他当然不可能就让这三儿就这么走了。

    跑路的齐苪月三人。

    “我怎么感觉听到师尊的声音了?”简嫣茗纳闷。

    封渔木着张俊脸:“我也听到了。”

    齐苪月:“你们怎么停下了?”她目光移向两人手中的货物,“喂,虽然我是很喜欢打架,但也不能把命丢了那种生死决斗啊,你们这要钱不要命是咋回事,师弟就算了,嫣茗你疯了?”

    “……”封渔。

    简嫣茗:“师姐,你没听见?”

    “听见啥?”齐苪月迷惑。

    “你们三个人给我站住!”

    “咦?”齐苪月。

    封渔、简嫣茗:“真的是师尊的声音。”

    “是那人吗?”齐苪月问。

    徐司朝见三人望归来,取出青骨证明身份,虽然收的三位便宜徒弟是脑子人品有点问题,但还是认识他这位师尊的,全都跑了过来。

    封渔边走边敛货。

    “师尊,你换脸了?”齐苪月到得最快,好奇道。

    走来的简嫣茗:“师尊,你干嘛呢?”

    “……”他是真的没威严,徐司朝无语片刻,“里面什么情况?”

    “很厉害。”齐苪月,“沈醉不是那人的对手。”

    徐司朝:“那人是你们大师兄。”

    “!”简嫣茗,“怎么长得跟师尊你给我们看的大师兄画像不太一样啊。”

    “有点丑。”齐苪月老实道。

    封渔:“易容。”

    徐司朝:“你们就这么以貌取人的?”

    “师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简嫣茗耸肩,“我只对美人宽容,漂亮的女人除外。”

    封渔瞥她,杠道:“你对齐苪月挺有耐心的。”

    “是师姐!”齐苪月不满。

    简嫣茗脸立马拉下来,语气贼臭:“你觉得师姐很漂亮,你喜欢这种类型?”

    封渔不想回答对方奇奇怪怪的问题,搞得像是争风吃醋一样,还是不会说话、不会发脾气的钱比较好,他抱住怀里的货物。

    “嫣茗别生气。”齐苪月猛拍自己的胸肌,“就他这小身板,我都担心会被我一屁.股坐死,我肯定不跟你抢男人。”

    简嫣茗:“师姐你鬼扯什么?我才不会给你抢我男人的机会。”

    封渔咸鱼眼。

    “那可不一定。”齐苪月不服气,“如果我俩真看上同一人,我绝对能赢你。”

    “哈?”简嫣茗嘲讽,“凭你装满肌肉的脑子吗?”

    齐苪月反唇相讥:“我长得比你好看。”

    “看我不撕烂你的脸。”简嫣茗炸毛,平生最恨别人说她丑,两人刚刚还好好的忽然就拔刀相向。

    “够了。”徐司朝冷言斥道,直接分开要干起来的两人,“都给我安分点,谁敢同门相残,看为师不收拾你们。”

    封渔松了口气,他本来已经在琢磨怎么逃离开两个女人的战争:“有师尊在真是太好了。”仿佛是为了控诉他最近所受的磨难,告起状来,“师尊你是不知道她们多烦人,时不时就要干架,还要拉我做评审,你说我该怎么说话才好?不说还可能会被她们两个人一起揍,我太难了,我就只想赚钱而已。”

    “师弟——”

    封渔身体一僵,脚底抹油躲到了徐司朝背后:“师尊救命。”

    徐司朝默然,他这三个徒弟感情真是异常的好啊,明明也不是自小在一起的玩伴,不过是原主随手捡的大孩子,才待一起没几年,感情就如此深厚了。

    “少贫。”徐司朝制止他们的吵嘴,“封渔也是不想你们真的动手。”

    “他有那么好心?”简嫣茗不相信。

    齐苪月:“师弟真好。”

    封渔:“师姐果真人美心善。”

    徐司朝手指略动,三个人的嘴巴都被他封了,而且由于他们都是筑基期也无法传音:“你们把这些普通人照顾好,我去帮你们师兄。”

    “唔唔!”齐苪月。

    简嫣茗继续瞪着封渔,封渔不理她。

    见三人没有挪脚的意思,徐司朝稍稍放心,拿着青骨正打算去帮忙时,那裹着尘土的力量场兀地散开,两束光芒穿透苍穹,眨眼间,一切都变得似乎无事发生,若不是地面有打斗的痕迹,简直跟幻觉般。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co.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