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页

      他不禁提起了心,愣愣地望着对方。

    “师尊,请不要再多做猜测。”顾裴许收回视线,“师尊是想混进药理门?”

    徐司朝:“嗯。”

    .

    之前与他们有过一面之缘的女人,引着药理门仙长来找。

    当然,他们到王婶和几位妇人聊天的地方时,已经无人存在。

    带路的女人有些慌张,浑身都在颤抖:“仙长,俺两刻钟前,确实在这里遇到两个年轻力壮的男子,俺一介妇人也不敢拉住他们,现在……”

    仙长冷淡地斜睨她一眼:“噤声。”

    女人整个人跟触电般抖了抖,闭紧了嘴。

    这位仙长名李陶别,留着山羊胡,穿着镇内人都能看出的上好布料的长衫,加上世人眼中神秘的身份,有那么几分仙风道骨的味,但他仅是位筑基修士而已,花了五十八年才突破练气期,未来已经明确,不会有可能触碰到传说中的层次。

    他愁得很啊,门内给他规定了招收人数,如果没有招到那么多人,那他不仅无法继续获得门内福利,甚至要沦为……简直生不如死。

    由于他多次出现“收徒”,估计引起这些凡人警觉,事情进展怕是不能很顺利。

    他啧了一声,那两位青壮年他不会放过,镇内有些劳动力的人他同样不会放过。

    眯眼看向旁边的女人,他换上副温和的笑容:“你做得很好,收徒的事老夫不会带走你女儿,不过……”他停了瞬,见女人忍不住屏息的模样,露出丝轻蔑,“需要你代替你女儿这个名额。”

    女人满头大汗,直接软倒在地。

    修士的威压,凡人无法抵抗。

    言罢,李陶别飞身到屋顶,挑着高处眺望整座小镇,注意到在镇中闲逛的两位年轻男子。

    第15章 苍羽

    由于徐司朝和顾裴许的故意,一举一动和凡间的江湖人士差别不大,而且两人修为高于李陶别,没被认出是修士也是理所应当。

    虽然不知道前面那位王婶是如何察觉到他们是修士的事,尽管也被误会是普通的散修,但终究是被发现了不是,所以这回他们将伪装做得更彻底,确保不会泄出分毫修士身份的可能。

    王婶其实能看出他们不是江湖人士,也不是因为他们在伪装方面有破绽啥的,不过是确信两人对于所谓仙长的不尊敬和平淡,才生起的一种猜测罢了。

    徐司朝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李陶别,表现出普通人可能会有的反应,警惕拔剑。

    “你是何人!”他斥道。

    作为修士的李陶别自持身份,懒得与凡人客气,直接挥袖就将他控制住。

    “老夫是药理门负责招收弟子的长老,瞧你俩根骨不错,就随老夫走吧。”李陶别惺惺作态道,随之带着顾徐二人一家家“收徒”。

    无论那些人愿不愿意,全都无视他们的意愿带走,比拖着徐司朝和顾裴许还不客气,估计是因为货物质量太差了。

    只有他俩最佳。

    这位仙长也挺穷的。徐司朝靠在破旧地船身上,他们现在一堆人横七竖八地躺在一艘笨重狭窄的船中,李陶别站在船头甲板驱使着灵器,随着吹来的风歪歪扭扭地晃荡两下,吓得没见过世面的平顶镇民惊叫不停。

    徐司朝觉得自己耳朵要聋了,耳边全是女人的细高音,简直称得上污染源。

    他看了眼在前头专心驱使飞船的人,小心地使用灵力减弱了周围声音的刺激,并且继续离远这些凡人。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尿骚味。

    顾裴许靠在了他身旁,白与蓝亲密相接,鼻间充盈进如松雪般冷冽的淡香,分不清到底是属于自己还是对方的特有气息。

    徐司朝感觉自己嗅觉好受了些。

    他们现在是挤在船的角落,背靠着背,慢慢朝无人的那头侧过身,用大半个背脊抵抗着后面的人类。

    “你说,我们要不要换种方式?”徐司朝传音。

    顾裴许:“什么?”

    “我们直接潜入药理门,就别这么委曲求全……”徐司朝。

    顾裴许:“随师尊高兴。”

    “你生气了?”徐司朝。

    顾裴许:“并无。”

    “那你这么敷衍我。”徐司朝,“你很讨厌我,是吧?”

    顾裴许:“师尊,你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吗?”

    “我自然清楚。”徐司朝思维有些跳跃,也不知道是不是给互相一个台阶,“算了,反正我们都上船了,就看看药理门和苍琼宗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

    一个时辰后。

    药理门处在险峻的山峰中,但他的面积并不大,仅占地了三座山,其它都是荒无人烟的山林。

    李陶别将一群抢来的镇民丢在船中,就急急忙忙地向落座在正门登记的修士过去。

    “张师兄,我如规定带回了人。”

    登记的修士瞥他一眼,朝徐司朝这边扫了扫:“三十二人……无误,不过都是些年老妇女……”

    李陶别谄媚地笑了笑:“张师兄,你有所不知,我负责的地界已经被招收过三次,这是第四次,我也是没办法了,但请你别觉得她们无用,她们可都是干活得一把好手,做些没脑子的活可利索了。”他搓搓手,掏出一袋子灵石交给对方,“而且您看,船尾有两个年轻力壮的男子,他们有几分江湖功夫,打理药田肯定能行。”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co.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