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页

      这不对……

    或许是夜里温度降低,睡梦中的徐司朝哆嗦了下。

    顾裴许的呼吸紊乱片刻,取出一件外衫丢到了近前人身上,一条宽长的银白绸缎随着散开的衣裳落在地面。

    他神色微顿。

    那是当时和师尊受到吞彩巨蟒天雷波及,一起摔落山坡被他不小心拉住的东西。

    后来被他随手丢进了芥子空间里。

    他望了徐司朝半响,捡起地面略有些脏灰的银缎,入手冰凉丝滑,像是师尊的皮肤。

    顾裴许五指收紧,脸色难看地挥去了方才生起的想法,他怎么会这么想?

    虽然不是真的师尊,但顶着师尊的皮相。

    ……

    翌日清晨。

    徐司朝一觉睡到大天亮:“你怎么不叫醒我呢?”他埋怨地看着抱着剑假寐的大徒弟。

    “睡不着。”顾裴许招来空气中的水,清洗了脸,打断了还想开口的人,“走吧,可能已经被捷足先登了。”

    徐司朝闷闷地应了声,起身跟上。

    “你不问我如何知道那个地方的吗?”顾裴许说。

    徐司朝:“过程不重要,知道结果就行。”

    顾裴许眉梢轻挑。

    他们很快来到一处隐藏在地面中的小型府邸。

    府邸主人名声不显,从府中用具可以看出是千百年前的古人,而且已经到达渡劫期,不知飞没飞升成功,但因为凰原玄界成为失落之地后,能飞升的修士屈指可数,如果千百年前有人飞升肯定是会有相关记载的,而正巧小百告诉徐司朝,两千三百年内无人飞升。

    飞升与否跟他们也没太大关系,徐司朝懒得追寻,他观察了府邸的情况,府邸主人应该是比较节俭朴素的人,所用设施都是凡间常见的物什,只除了满墙的瓶瓶罐罐和分门别类放得齐整的药材。

    顾裴许和徐司朝毫不客气地收下了府邸主人留下的遗物。

    “裴许,你会炼固元丹吗?”徐司朝问。

    顾裴许:“只知所需药材。”

    “那我教你如何炼制固元丹。”徐司朝夙跟着对方才能吃到这肉的,准确来说就是白.嫖来的,他也不是占便宜的人,便想用固元丹的炼制之法还还人情。

    顾裴许眼神变了变。

    还真是一点也不隐藏了,原来的师尊如果会炼制固元丹,何至于穷得去追杀通缉令中的人赚灵石。

    把府邸中的东西掏空以后,整个空间摇晃起来,看来是马上要垮了。

    想要退回去的路被堵住,前方正好出现另一条路,徐司朝和顾裴许也没犹豫多久,直接扎进此路离开。

    至于前头有什么,他们相信自己的实力,不会感到畏惧。

    …

    道格宗。

    从朔风森林回来,各回各峰复命的道格宗弟子气氛低迷。

    “老夫让你保护好中南,就是你那么保护的?!”一位气势汹汹,能够看出年轻时长相俊朗的中年男子,一巴掌甩向跪在地上的灰衣青年,“老夫儿子此次没了眼睛,那你就赔中南一双眼吧。”

    说着,一只手作挖钩状,伸向地上的青年眼睛。

    这青年自回来就被打了三十鞭,背部仍浸着血,脸颊因为中年男子的巴掌肿胀无比,神色苍白满头冷汗。

    小小的金丹修士哪里抵挡得住元婴修士的威压,只能眼睁睁瞧着那只向自己的眼珠靠近。

    痛……

    血流下来了吧。

    严鹤习惯了疼痛,但被活生生地挖眼还是让他痛得想叫出声。

    “住手!”

    一阵风挡在毫无反抗之力的严鹤面前,紧接着被喂了一粒丹药,浑身的痛苦减弱了许多。

    “纯明长老,我奉掌门之令,来找你要人的。”由淡变深,聚实的身影拦住了中男男子的手,“你不喜他,我可还是很愿意接收他的。”

    “鹤晟风,你敢!”田纯明。

    来者冷笑一声:“有何不敢?宗内看好的种子弟子,你都能任意折辱,我觉得你还是想想怎么跟掌门交代比较好。”鹤晟风不吝于释放出自己元婴后期的气场,见才元婴前期的中年男脸色一白,他才道,“好好的金丹修士,不是给你那用各种珍贵丹药堆砌,才堆砌个筑基出来的废物儿子做玩具的!”

    “人,我带走了。”

    第13章 平顶镇

    沿着多出来的一条路前进,预想中的危险并没有发生,非常顺利地走出坍塌的甬道。

    徐司朝望着光明的世界,眼中闪现过一丝迷茫,有种不知自己身在何处的隔阂感。

    “师尊。”

    徐司朝回神,看向身旁的人:“我可能会去找苍琼宗的麻烦,你有何打算吗?”

    顾裴许因这突然一问,怔了怔:“自是跟从师尊。”

    “你若有其它想法,我亦不会责怪的。”徐司朝,“固元丹的药方我稍后传给你……”

    “师尊是要赶我走吗?”顾裴许。

    徐司朝:“你…不是不乐意让我跟着吗?”

    场面顿时陷入沉默,良久。

    顾裴许忽地笑了,眉目间绽放出耀眼光华,屹立在世间的挺直身影仿佛即将怒放的艳丽火焰。

    徐司朝愣住,属于修士的直觉,让他感到危险,甚至是害怕。

    他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顾裴许视线掠过他后退的脚跟,也跟着往前迈了一步,他的速度和距离都比前者快与多。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co.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