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页

      被辱骂的人好像是已经习惯,表情都没变丝毫,见他不继续发痴便退了回去。

    大概话确实难听了些,领首的谢秋微微蹙眉,但也没为叫严鹤的人开半句口。

    反倒是看着轻易被呵斥住的柯山出声:“田中南,你他娘不就仗着有个好父亲才能横行霸道到现在。”他压根不掩饰自己的鄙夷,“就你这搓样,要不是严鹤护着你,你能活到走进朔风森林?”

    “你!”田中南拔剑。

    “住手。”谢秋斥道,“像什么话,我们要做什么,都忘了?”

    看够了戏的徐司朝见五人终于不内讧了,半靠着背后的石壁,懒懒道:“我们如果答应离开,你们真的会补偿?”

    “当然。”谢秋微笑,仿佛是挂着的一张笑脸皮。

    田中南见到徐司朝半揭的衣领,视线直往里面戳。

    “我的补偿就要他那一双眼睛吧。”徐司朝慢慢支棱起身,手中的青骨抵着胸口,散乱的衣襟重新贴合在身,语气极为平淡地道,跟来者一样的“礼貌”。

    谢秋嘴角的笑意略僵,他看了眼旁边的人,冲动的田中南顿时止住了声,他才转而道:“道友,我这里有两百灵石,你且收下它们离开吧。”

    “哦?”徐司朝,“这个人的眼睛就值两百灵石吗?”眼角轻轻上扬,显得格外真诚,“我出四百灵石买下,如何?”

    “道友,你若不愿和我们好好商量,那便只好……”谢秋意味深长道。

    徐司朝仿佛没听懂他的威胁,追根究底道:“只好什么?”

    “你们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柯山忍不住出口道,“师兄与你们以礼相待,可不是让你们放肆的由头,我劝你们乖乖让位,否则就别怪我们不客气。”

    “凡事讲个先来后到,怎么你们看上此地,我就得让于你们?”徐司朝还真有心情和他们废话,“你们什么来头,说出来让我害怕害怕。”

    他的态度散漫无状,然而周身的气息又极是疏离淡漠,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奇妙地结合交融,令对面五人只觉自己被藐视了。

    何曾受到这种委屈,五人脸色立时就变了。

    准确说来就三人变了脸,比如站在最前的谢秋、好色的田中南、脾气差的柯山。

    站在最后的严鹤两人默不作声,游离在这个心思各异的队伍里。

    徐司朝欣赏够了他们的变脸,收敛干净自己溢散出来的多余情绪,幽深的黑眸颜色湛湛,传音给无声了许久的顾裴许:“我打不过他们,能否请你出手?日后你对我若是有何要求我都会答应,什么都可以。”

    顾裴许略略瞥过他,什么都可以?

    徐司朝见人有了反应,朝对方点了点头。

    顾裴许发出声短暂的气音,旋即做出倾听的姿态。

    “先出去。”徐司朝,“他们不是想要这地方吗?那我就毁了它。”

    达成一致后,两人的行动速度很快,差不多是同时失去了身影。

    谢秋几人还以为他们是想跑,露出轻蔑的表情。

    山体霎摇,山洞兀地炸了!

    徐司朝平静望着从石堆中逃出来的五人,他并不觉得对方会死在山体塌陷中,做好了迎战准备。

    十五位渡劫老怪和远古魔物对战的影响仍未过去,他们在离漩涡中心不远处选择打架,其实不算理智,但打就打了,难道还得挑个黄道吉日、风水宝地不成?

    〔司朝哥哥,经检测他们是道格宗的弟子,里面那个对你产生不轨之心的人是宗内天纯长老的儿子田中南,天纯长老非常溺爱其子,养成了田中南肆无忌惮、目中无人的性子,小百觉得司朝哥哥要是想教训他们而不被后续烦扰,最好换个身份容貌再来。〕

    刚刚得到的百科全书在徐司朝脑海里奶声奶气地提议,他听进去了小百的建议,但……人生嘛,穿越前在社会中憋屈够了,穿越后就算了吧。

    他道了声谢,和顾裴许同时出手。

    小百作为他的辅助,既然主人选择进攻,它当然要帮忙:〔道格宗的基础剑法是玄火十三剑,只有进入筑基期才能进一步修习更完善强力的玄火三剑,如果被哪位长老看上会修炼各长老传授的功法,到了金丹期可去藏书阁择一门适合自己的修炼之法,我从道格总的老祖宗元玄道君的记忆中了解到那几人的术法……〕

    小百一边科普,一边给徐司朝讲诉其中的功法破绽。

    谢秋五人这边就发现自己打得不是一般畏手畏脚,无论他们使出何种攻击手段都能被对面的人轻松化解,并且反被利用攻击他们。

    打得难受不说,还随时有生命危险。

    可他们有三位金丹,两位筑基巅峰,怎么会打不过两位散修金丹?!

    他们可是正经大宗门出身,居然奈何不了自己摸索修炼的散修!

    不得不说苍琼宗保密工作做得还行,毕竟家丑不外扬嘛,除了那些在宗内地位比较超然的人,能够了解到更多隐秘消息,普通弟子都不会知晓。

    “哦哟,这里有人打架,快来看。”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看热闹的人,长着个大嗓门就开始喊。

    正在打架的众人:……

    徐司朝转动了圈青骨,荡开了四处攻来的虚假剑影,他冷漠地睨向凑过来瞧热闹的人,打了小半个时辰,教训也算是给了,他本来就没恢复多少的灵力也是极具消耗,吸收的灵气抵不过如此大量的消耗,他已经有了退缩之意。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co.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