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页

      顾裴许眸中闪过丝怒气,他也不清楚自己在为何生气,只是稍松了手中的力道,将人完全拢在怀里,不能走那就他抱着走。

    徐司朝脚步腾空,被人打横抱了起来,他身体僵住,手不是手脚不是脚地不知道该怎么放了。

    他想问能换种方式吗?但又怕人觉得他事多矫情就算了。

    做了二十多年普通人,一朝就要跟奥特曼一样打败可怕的怪兽,他确实有些精疲力尽。

    寻了个舒适的位置,乖乖窝在了人怀里。

    “顾大哥!”

    差点睡过去的徐司朝猛然惊醒,瞪着眼珠看向突兀冒出来的陌生人。

    ……简直社死亡。

    他想挣脱顾裴许的怀抱,可惜力气太小被当作挠痒痒忽略了。

    “诶,他就是……”周敏悦好奇地注视着顾裴许怀中的人。

    见那人白净的脸庞染上红晕,死死地埋住头,噗嗤笑出了声。

    意外被戳中萌点的少女赶紧止住笑,免得把人弄羞恼了,那还怎么接近对方呢。

    “你们知道朔风森林有一个传说吗?”

    自从被揭露真面目的楚栁心就处在边缘,他抚着肚子靠住干冷的岩壁,见他们把注意力聚到自己身上,微微一笑:“朔风森林还不是朔风森林的时候,此处原本是一座繁华的城镇,但十分不幸地遇上现世的魔物,屠尽了满城人,血流成河。当时为了镇压魔物派出各宗元婴以上的老怪与之厮杀,他们成功战胜了魔物,将其永世封印。”他看了眼有过一面之缘的徐司朝,“你们知道封印魔物的地方在朔风森林哪里吗?”

    “……”

    “就是这里哦~”楚栁心笑容灿烂。

    “……”

    楚栁心面上的笑维持不住了:“你们……没一点反应?”

    “……”

    “不相信我说的?”楚栁心。

    徐司朝:“你是谁?”

    “……”楚栁心脸色霎时暗沉下来,他感觉自己被轻视了。

    气氛可能确实太古怪沉闷。

    周敏悦替神情难看的楚栁心解释了番对方在他们面前说的来历。

    “被渣男骗,还被渣男家人追杀?”徐司朝以为自己在看什么十八档狗血电视剧,他细细地打量挺着肚子在朔风森林还能活蹦乱跳的“女人”,“栁姑娘?”

    他的语气因这连番的疑问,显出几分轻佻。

    继而全部化成淡淡的凉薄。

    “楚栁心,我们又见面了。”

    并不认为自己能瞒过他的楚栁心笑了笑:“还真是有缘。”

    徐司朝见人一副和他很熟稔的模样,苍白的唇挑起:“既不喜欢肚里的孩子,干脆就把它流了吧。”来自“老友”的劝告。

    半响沉默。

    楚栁心:“司朝可真会说笑。”

    围观群众:傅言、周敏悦表示你俩等会儿别打起来了。

    打不打是不知道,徐司朝说了会话,觉得有些累了,脸皮短时间内长厚,重新靠回顾裴许的怀里。

    楚栁心的脸再次变黑,看着徐司朝有人照顾而有恃无恐的姿态就心梗,他的肚子已经有了些月份,站久就会觉得累,才不得不倚靠在又脏又冷的岩壁上,此时是无人关心。

    第9章 平息

    这处空旷之地瞧着虽是诡异,但不代表外界就算安全。

    尤其五人中,有全盛战力的独顾裴许一人,两位筑基修士起不了什么关键作用。

    徐司朝却是对那些锁链仍心有余悸,尽管目前最好的选择是调息恢复实力,但他还是要求顾裴许尽早带他们离开此地。

    进来容易出去难。

    即使想要原路返回业没路给他们走。

    徐司朝搂住抱着自己的人脖颈:“那些锁链你们一定要小心,不可使用灵力相抗。”随后,他便讲出自己着了道的过程。

    “锁链是突然出现?”傅言追问。

    徐司朝点头:“我们必须尽快离开此处。”

    这话一出,场内莫名陷入无尽的沉静中,身为人的六识也像是失去了般。

    徐司朝心脏骤缩,他感觉自己如时空夹缝中的游魂,只是徒有意识,没了人身。

    他的视线一变。

    原来是顾裴许将他带进了异空间里,习惯了里面的狭窄,徐司朝适当调整了自己的动作。

    “外面情况如何?”他问。

    顾裴许:“密密麻麻的黑色锁链交缠,他们全部被困住了。”他猛地抬头,“不好,空地在颤动,有一股邪恶气息……”

    …

    “哈哈哈哈哈!”一阵摇动天地的狂笑以空地为点,向四面八方扩散直至覆盖住整片朔风森林。

    天然霸气狂傲让附近的生灵从心底生起臣服之意。

    楚栁心之前说的传言没错,朔风森林确实封印着一只古时代的魔物,但并不是永世的封印,随着时间的流逝,封印一直在松动,了解实情的各大宗门为了避免日后生灵涂炭的发生,在原来的封印基础中添加了新的重重封印,然而还是被魔物抓到机会想办法吸引周围的灵兽、修士进入这暗无天日的空地,汲取他们的灵力,徐司朝和顾裴许等人的到来恰好是最后一根稻草。

    魔物出世,人间浩劫起。

    朔风森林之上的天空开始变色,生起浓厚的乌色云层,仿佛是因魔物的到来而哭嚎。

    为了此地的封印,修真界十大宗门早有准备,各留守了宗门里老祖宗般存在的人物,就为了魔物出世能及时重新镇压。修真界历史最浓墨重彩书写的一章出现。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co.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