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页

      他躲闪得迅速,可脸颊仍留下一抹血痕。

    又是幻术?他皱眉,不该这么简单,顾裴许的实力比他强,心智更比他坚强,如果只是幻术是奈何不了对方的。

    没有时间蒙眼了,他径自闭上双目,所幸为了避免受到吞彩巨蟒的影响,他已经有过几次无视线的战斗经验。

    五尾金狐的白毛尖嘴咧开一口狡诈的笑,愚蠢的人类。

    它的目光在徐司朝脸上停留了几息,眼中闪过嫉恨,它讨厌有比它长得好看的人。

    得把这张脸毁了。

    经过几个来回交手,徐司朝发现自己的身体异样,他莫名觉得很不爽,原本还能冷静判断形式的理智,逐渐被愤怒塞满。

    他想起自己忽略的地方,顾裴许打不过这狐狸,为何不藏进异空间里?

    金狐察觉到人类较之前迟钝的动作,得意地发出几声尖笑。

    徐司朝当机立断,不再和对方纠缠,虽然他才练到第三层的红莲业火效用不佳,但能拦住狐狸追上来的步伐就行。

    艳丽到糜烂的焰火冲天而起。

    徐司朝抓住时机将顾裴许安置到安全的地方,然后引着狐狸朝相反方向而去。

    .

    “傅言师兄,前面有个人!”容貌俏丽的少女抓住身旁的清俊男子,她的语调轻轻扬起,仿佛对在此时能遇见人类表示高兴。

    傅言表现得极是冷静:“敏悦师妹,你先待在这里,我过去瞧瞧。”

    “噢。”周敏悦经过朔风森林的相处,已经唯傅言是听,无条件信任他。

    而那被他们发现的人类,自然是昏迷状态的顾裴许,在他身周布着简单的防御阵法。

    可毕竟是金丹修士所设,筑基期的傅言和周敏悦也不是阵法大师,无法解除这个防御阵法,他们总不能硬攻吧,那就不是救人,是结仇了。

    两人正商量着到底要不要就不管人,自己走了。

    毕竟此地危险重重,他们不敢长久逗留。

    “我会解这阵法。”差不多是透明人的栁姑娘弱弱地插口。

    周敏悦惊喜道:“栁姐姐,真的吗?那你快试试!”

    “我试试。”栁姑娘犹豫道。

    就在他们三人琢磨着如何解除阵法的时候,顾裴许悠悠醒来,恰好望进三张面色各异的脸。

    他呆滞地眨了眨眼,仿佛是对当前情况很是茫然。

    “诶,你醒了!”周敏悦喜形于色,“这下不用我们想办法怎么带你走了。”

    傅言对于口无遮挡,啥话都往外蹦的师妹稍稍无言。

    “是你们救了我?”顾裴许视线流转,最终停留在挺着肚子的孕妇上,尤其是见到对方让他格外眼熟的相貌,唇边缓缓流露出一丝极致的冷意。

    “对啊。”楚栁心出口制止了傅言准备如实相告的话,“你一人躺在此处,我们为怎么带你离开可是浪费了些时间,现在你醒了,应该可以自己行动吧?”他抚摸着肚子,“这地方很危险,你瞧我和他们,真是没办法多护着你。”

    傅言静默地看了眼原是非常没有存在感的“女人”,常年摸爬滚打的经历,让他对此人提起了些许警惕。

    “诶。”周敏悦想说些什么。

    顾裴许撑起身体,慢慢站了起来:“苍琼宗的人?”

    “你知道我们?”周敏悦。

    顾裴许目光触过她的衣服。

    “哦对。”周敏悦想起自己的着装,可是苍琼宗标志性的弟子服,她看着顾裴许没有恶意的样子道,“你接下来是要跟我们一起行动吧?”

    第8章 劝告

    吞彩巨蟒和万年冰乳形成的雷劫实在引入瞩目,即使吞彩巨蟒仗着强横的实力赶走了附近的灵兽,使得方圆几十里内没有可以与他一争的存在。

    然而,宝物动人心,何况是天降异象的至宝。

    就有抱着侥幸心理捡漏的强大妖兽偷偷摸摸接近,而且吞彩巨蟒莫名其妙要渡雷劫,那可不是天大的好机会。

    五尾金狐就是这么碰上的,它见吞彩巨蟒无暇顾及外物,心中一动。

    它即使真抢到那万年冰乳,如果吞彩巨蟒渡劫成功,那它还不得死得很惨,所以这次雷劫必不能让对方渡过,便悄悄动了点手脚,利用自己的天赋技能,让吞彩巨蟒失去神智陷入狂暴中,果不其然发疯与天雷硬刚,绝无生还的可能。

    为了不出不必要的意外,它见吞彩巨蟒没有收拾掉两位人类修士,只好自己行动。

    顾裴许在与五尾金狐对战的中期,才知道自己想岔了,他之前还以为吞彩巨蟒突然失智是因为……原来是这狐狸动的手。

    尽管他发现了缘由所在,但也被妖狐抓住了破绽,进行了连番激烈打击,也让他身陷重伤昏迷。

    “你们是为万年冰乳而来?”顾裴许开门见山,不与废话。

    周敏悦看向师兄。

    “不是。”傅言。

    楚栁心微微一笑,女人风情流露:“我跟着敏悦他们。”

    “你们想离开?”顾裴许。

    周敏悦:“对啊!”

    顾裴许:“沿着北面直走就能离开朔风森林。”

    “你不跟我们一起吗?”周敏悦。

    “我与同伴失散。”顾裴许。

    而且看阳光的折射角度,离他与五尾金狐打斗时间,已经过去了几个时辰。

    周敏悦一惊。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co.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