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页

      这边。

    徐司朝放开了速度追去,除了在原主记忆中了解过劫雷,他还是第一次真实面对出现于现实里的天劫,凝聚的劫云和修士渡劫的劫云略有差异,草木精灵的劫雷里混着金色,原主进阶金丹时的劫云是白色。

    像可影响世间秩序的天材地宝是天道不容的存在,必是杀劫,千百年仅出现一次,是沉沉的浓黑,而相对影响较小的天材地宝根据危害降下天雷。

    徐司朝轻拢眉,天空中的乌云越积越多,竟是金灰之色混杂。

    万年冰乳虽是异常珍贵,但不足于聚拢如此可怖的劫云,应是产生了他们不知道的变故。

    嗡嗡的风声刮得周围的山石滚动,沙砾四散。

    柔软的衣服也似绷直成铁,猎猎作响。

    徐司朝眼皮直跳。

    空中的劫云居然渐渐分成两团,夹杂的颜色同时剥离。

    “不对。”他拉住前行的顾裴许,“有妖兽在渡劫!”

    顾裴许看了他一眼:“万年冰乳也在渡劫。”

    “是,我知道,那我们……”徐司朝。

    顾裴许直接打断:“冰乳还要吗?”

    “……要。”徐司朝。

    顾裴许:“那就去。”

    “……”说得没错。徐司朝再次和对方踏上抢冰乳的路。

    劫雷翻滚的声音随着他们的临近,仿佛敲响在他们心上,震得灵魂都发颤。

    吞彩巨蟒!徐司朝看着盘在地面瑟瑟发抖的大蛇,硕大的蛇头仰望着空中的劫云,尾巴尖烦躁地敲打着地面,直把那块地凿出个坑来。

    下一瞬,蛇类的血色竖瞳盯向了他。

    徐司朝有了准备,青骨在他手中泛起一阵闪耀的光芒,对方想给他造成的威慑没有成功。

    然后……

    他又把眼睛蒙住了,那身鲜艳的蛇皮暂时对他不起作用。

    可恶的小虫子。吞彩巨蟒自然识辨出二人的气味,糟糕的心情再次升级,他们果然是觊觎它的冰乳!

    要不是……它厌恨地望向这天,原本是想等冰乳真正成型,待他下次渡劫时补充身体能量的,没想到这回的冰乳居然会产生雷劫,反倒把它连累上跟着不得不去渡劫。

    它已经极力控制自己的修为增长,结果还是没算过天意!

    为了不渡两份劫,它只好远离冰乳存在的地方,眼看着分出来的大片劫云跟着自己,它要吐血了。

    徐司朝两人无意观赏吞彩巨蟒的渡劫情况,打定主意朝冰乳的方向过去,而这巨蟒身形实在绵长,他们不得不绕得更远,以免被劫雷牵连。

    吞彩巨蟒注意到他们的行动,躁动的心神彻底失控,风驰电掣般袭来。

    “闪避!”顾裴许发出指令。

    野兽脑子就是不怎么好,只会横冲莽撞,元婴巅峰又如何。

    顾裴许轻飘飘地瞥了眼摔得头晕眼花的吞彩巨蟒,见对方那双血瞳渲染开几缕深暗浊色,这是……他微不可察地扫过天空中的劫云。

    劫云非常生气,它对于还敢逃窜不应劫的吞彩巨蟒,发出一声可怕的轰鸣。

    失去理智的吞彩巨蟒仰起蛇身做攻击状,竟是胆大包天地朝雷劫冲去。

    “跑!”顾裴许瞳孔略缩,拉住不知状况的徐司朝极限逃离,他的那处异空间不确定能不能抵挡住这充满怒火的天雷,而他们的距离吞彩巨蟒太过接近,如果留在原地,若是真被击中十死无生!

    这场雷劫空前盛大。

    似乎是对于吞彩巨蟒挑衅的反馈,极具震慑气势地降下一道紫得发黑的天雷。

    吞彩巨蟒发出一声悲鸣,霎时皮开肉绽,散发出一股焦肉味。

    而逃命似的徐司朝、顾裴许二人仍是受到些微波及,强烈的电击麻痹了他们的身子,他们脚步一错沿着高耸的山坡滚了下去。

    ……

    “嘶——”

    徐司朝的身体看着是极娇嫩的类型,但作为金丹修士,每次吸收灵力时都算是对血肉进行了次细小强化,如果在现代用相关机械检查,他的身体指数和抗打击能力算是超人了。

    然而经过这么一滚,他的衣服没被那些植被划破,但被残余的雷电烧烂了些许。

    也确实是没受什么伤。

    但就是动一下就麻疼麻疼的,实在过于磨人,他才忍不住闷哼出声。

    反正周围没外人,他也不用装得若无其事,尽量僵直着四肢行走。

    “不知道顾裴许掉哪去了……”徐司朝小声嘀咕。

    很快他就不能表现得悠闲了,他感受到一阵灵力波动,前方不远处有人在战斗。

    徐司朝顾不得浑身酸痛,捏着青骨就往前冲,正在战斗的很可能是顾裴许,他不禁生起几分担心,对方之前为了带他离开受了伤,这会儿又进行打斗……

    他赶到的时候勉强算及时,视线里正巧映入被撞飞出去的人影。

    “顾裴许!”他的身形闪现,施展到极点的身法,接住了吐出鲜血陷入昏迷的人。

    徐司朝回首看向将人重伤的妖兽,是只皮毛光滑美丽的金狐,长有五条尾巴。

    金丹期?!

    他怀疑自己眼花了,金丹期的妖兽虽然是比金丹期修士厉害,但也不可能把顾裴许伤到这种地步!

    第五层红莲业火可不是吃素的。

    徐司朝一直戒备着五尾金狐的动向,忽然觉得自己脑子有些晕眩,破空声骤起。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co.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