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页

      “你来得正好。”徐司朝引着他来到定居在村里的院子,“不日为师又将迁离,想着要怎样通知你呢。”

    话说到最后,他不自禁弱了下去,一切的打算在真正面对主角的时候,他才发现全部都是纸老虎。

    重生归来的顾裴许气势实在强横,徐司朝又是对方的师尊,然而他真实实力是半吊子水平,不禁压力巨大。

    强行顶着顾裴许深沉的目光,为了缓解压力,开始一桩桩一件件地交代起自己的事。

    他之前可真是多此一举,就他现在的表现已经破绽多多,何必再故意表演不符合他和原主性格的行为。

    顾裴许自然不是没有察觉到他上窜下跳地想摆脱什么的举动,因为不清楚对方的目的,他选择静观其变,而且看着也挺有趣,就让人多跳跳吧。

    徐司朝若是了解孽徒的想法,不知道会不会后悔自己表演过猛。

    反正事情已经往另一个未知的方向狂奔而去。

    “裴许,这是你师公的佩剑朝雪,我想将它修复。”徐司朝没自信在人面前拿捏长辈的姿态,索性选了个让自己舒服的方式,“你游历修真界多年,可曾有万年冰乳的消息?”

    “……”

    徐司朝看着人落拓了满身的清冷寂然,怀着不纯意图的心收敛了许多。

    他不清楚对方在重生前经历了些什么,但肯定会和他与楚栁心有关,否则重生后的复仇对象不会有他们,他因不想背原主的锅,也是急于摆脱关系,那对方的深仇血恨又何处安放?

    院内长了棵梧桐树,枝叶繁茂,风吹过就是一阵沙沙絮语。

    徐司朝坐与梧桐树下的石凳,品着石桌上沏好的灵茶,安静地陪着无声的顾裴许。

    “有一处地方可能会有师尊想要的东西。”顾裴许动了,幽深的眉眼注向对面的人,“我们许是要尽快赶去,那里盘守的灵兽会在冰乳成型之际吞噬掉它。”

    “哦?好。”徐司朝望向空荡荡的院门,便宜徒弟仍未归回,他迟疑片刻给三人留了信息,“事不宜迟,走吧。”

    产有万年冰乳的地方离谷中村有百里之远,徐司朝和顾裴许日夜赶路,短短几日就到达了目的地附近。

    徐司朝沉默跟着顾裴许的脚步走,这几日他除了赶路就是赶路,跟人没有丝毫交流,两人虽是师徒,气氛却像是不熟悉的陌生人。

    就这么莽撞地跟人走了,现在荒郊野岭的,对方若是突然想杀了他,他连个救命都没地方喊。

    “唔——”徐司朝一头撞上突然停住的人背部,因为力度反弹他往后退了几步,他捂着作痛的额头莫名其妙地看着对方,“裴许?”

    话音未落,他眼前一花,接着腰部一紧,脚步腾空飞到了树林枝杈间,他飞扬的发丝不小心勾缠到伸展的树枝间。

    按在腰间的手仍没有松开,其中传来的温度穿透单薄的衣服布料,传播至徐司朝的肌肤上,他看了眼表情平淡的顾裴许,想着自己应该是多虑了,男人之间抱抱很正常……大概吧。

    他想到这原本是一本小黄文来着,但是现在的顾裴许对自己应是很厌恶,不可能会有其它心思才对。

    “师尊。”温热的气音响在他耳畔,“跟上。”

    徐司朝察觉到身旁的温热迅速离去,他惊讶地回头一望,属于顾裴许的身影钻进了林中,地面抬起一头皮毛黝黑长尖嘴的灵兽,他呆愣的瞬间,长尖嘴张开血红的口腔朝他喷射出一股毒液。

    他真是失了智,还在犹豫孽徒是不是对自己有非分之想,对方恨不得让他去死才是真实想法。

    死是不可能死的,他一定要好好活着隔应对方。

    前是未知深林,后是灵兽追杀,徐司朝捏着青骨的手在颤抖,经过短暂的一番试探,他摸清了灵兽的底,只有速度快、身形敏捷、口喷毒液三个优势,他若想击杀它就得更快,或者直接实力镇压,恰好他有这能力,使用音攻可以扰乱这灵兽的神经,但耗费的时间就会让他失去顾裴许的踪影,他日夜不寐地赶路可不是为了半途而废的!

    为了躲避灵兽的毒液,他的衣衫都被腐蚀了些许。

    终于,前面的人停止了行动。

    徐司朝还没来得及高兴,停在前面的人忽然纵身一跃,顾不得思考他紧随其后,眼前落下层层薄雾,探不出前方。

    他是疯了,居然真敢跟着跳!

    先于他坠落的顾裴许捕捉到师尊的一丝身影,神情恍惚了刹那。

    重生前,他的人生过得非常失败,将杀父仇人认作至亲至爱,楚栁心的出现让他的师尊变成了疯子,他想师尊恢复正常,可惜反被师尊帮着楚栁心算计,他逃走了,然而却留下了无可挽救的伤势,楚栁心后来以徐司朝为诱饵,放出他的亲人当年为何去世的原因,光明正大地谋略,他不得不去调查真相,终究还是被两人困住失去了性命。

    师尊的教养之恩,他用前世的人生已经还尽,此生只为自己。

    只是没想到他重生后,别的人物轨迹竟发生了改变,他的师尊居然没有继续为楚栁心疯狂,反倒对自己格外优待。

    可能是还没遇见楚栁心?

    嘭——!

    溅起一股巨大的水花。

    徐司朝下意识屏住口鼻,护体灵力避免他受到寒潭水温的侵蚀,眼前陷入一片黑暗,周身忽地生起可怕的吸力,意识丧失。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co.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