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页

      徐司朝装作没听见对方话中的讥讽,埋头赶路。

    身为金丹修士,速度不是筑基期可比拟的,徐司朝和楚栁心很快就甩掉了齐苪月等人。

    楚栁心要比徐司朝慢一线。

    不一会儿,他们就来到炊烟袅袅的谷中村。

    徐司朝立在山顶等待楚栁心。

    “你想在这里和我分道扬镳?”楚栁心略略粗喘着出现在他身边,眼睛扫过山谷里气氛祥和的村庄。

    徐司朝:“我可管不住我那三位徒弟。”银白发带随着山风飞舞,他回头看着楚栁心,“但他们生命受到威胁时,我仍会出手。”

    楚栁心脸微微一白,忽地笑开:“之前承诺的依然有效,就此别过。”

    徐司朝心神恍惚瞬,魅阁首席的魅惑之术果真不同凡响,自认嫌弃厌恶对方的自己都差点中招。

    青骨震在空中,发出一声嘹亮的清鸣。

    楚栁心疾步远离,急声道:“走了走了!”折身的刹那,嘴角溢出一丝鲜血,彻底失去踪影时才扶住树干吐出一口血沫。

    徐司朝收回青骨,半挑起眉梢望着堪称狼狈离开的人,想来他的回礼是非常不错的。

    便宜徒弟一时半会追不上来,他也懒得等,独自走入山谷,准备进入村子。

    原主本就是在这里定居的,但被楚栁心注意到后,又该搬家了。

    徐司朝从芥子空间里掏出一把断剑,这是朝夙真人的剑,名为朝雪,原主想要修复它,急需灵石购买材料,不然也不会去追杀被下发了通缉令的人。

    用指尖弹了弹即使断裂,仍然散发出森森寒气的朝雪,此剑伴随他师傅上百年,虽是地级法器,因为使用的人强大,将它提到可与天级法器同名的地步。

    修复朝雪的材料有几种颇为珍贵,原主就是过于老实想着买,那是能买到的玩意吗?

    徐司朝毕竟占了原主的身体,尽管非他本意,但结果就是如此,便想着尽量满足原主的心愿,还了占据对方身体的情,琢磨着怎么才能快点把朝雪修复。

    他一边想着,一边走进了村子里,同时收好了断剑。

    朝村子里接近时,不远处的田垄上竟是围拢了些人,其中几张面孔他有些眼熟,可不正是村里无所事事的无赖,整日好吃懒做不干活,竟想着偷鸡摸狗占别人家便宜。

    原主刚来此地时出手教训过他们,没想到又开始惹事了,这回竟是拦着一姑娘伸出咸猪手吃豆腐。

    徐司朝走上前用青骨幻化成竹片,敲掉搭在姑娘肩膀上摸来摸去的手。

    原本腆着丑脸往姑娘面前凑的人顿时痛呼一声。

    徐司朝:“李来良,你……”他眼角余光捕捉到姑娘的侧脸,和他大徒弟的脸有五六分相像,心思急转,这是一次机会!

    “你还真是喜新厌旧呢。”徐司朝伸手抓住这流氓的肩膀,狠狠一捏,“我却还没忘记你呀。”

    李来良嗷了一声,挣开他的魔爪,揉着自己悲催的肩膀:“姓徐的,你脑子有病啊!”

    徐司朝拿手中竹片又去挑了挑另外两位懒汉的下巴,动作轻佻,视线还上下打量了一圈:“李降水、李丰收你们身体不够李来良结实啊,我比较喜欢结实的,得练练呀。”

    被他盯着的两个汉子吓得捂住自己的胸口往后退,他们是喜欢美人,但只限于女人,对男人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李来良听到他的夸奖菊花一紧,嘴上还硬气道:“你他娘的疯逑了,我说你这小白脸为何连翠翠都瞧不上,原来他娘的是觊觎男人的屁股!”

    徐司朝偏头,看着他们往后退:“哟,怕了?”

    “我要告诉村长,叫他把你个外来户赶出去!”李来良。

    “怎么,摸别人的时候不是很愉快吗?被别人摸就不行了?”徐司朝,“只许你们做,不许别人效仿,忒霸道了些吧。”

    “那能一样吗?!”李来良跳脚,贼心不死地多瞅了两眼之前被他调戏的姑娘,眼睛再次瞪直了。

    徐司朝失笑:“姑娘好看吗?”

    “好看。”李来良傻傻应道,甚至起了反应。

    徐司朝目光略顿:“那就看个够。”

    田埂中,响起三道鸡飞狗跳的不同男音。

    三位无所事事的无赖全身被扒光,用三跟木棍作为支撑,悬挂在水田正中间,供往来洗衣做饭的妇人孩子和归家的农民观赏,给没有多少娱乐游戏的古人提供了一次快乐谈资。

    “姑娘,你不用再担心会被他们缠上……”徐司朝摆出副温文儒雅的模样,想要宽慰这可能受到了惊吓的“女孩子”。

    然而话未说完,就被打断了。

    “姑娘?”醇厚磁性的男声从长相清丽的人口中吐出。

    第4章 触动

    徐司朝神色一滞,细细端详起面前的人,半响:“裴许?”

    顾裴许撕掉脸上的伪装面具,纤细娇弱的身材发出吭吭咔咔的脆响,肩膀变宽、身高变高,气质从温婉变得冷冽。

    “师尊。”顾裴许平视着呆住的人。

    徐司朝尴尬地轻咳一声,像是为之前有失师尊身份的行为感到懊恼,急忙摆起长辈架子:“你何时找到这里的?”

    “半个时辰前。”顾裴许的性子随了原主的冷,如若不是必要几乎不会废话,和他另一个魔修身份时的状态非常不同。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co.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