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页

      “还真是冷心冷情、狼心狗肺的玩意。”老头出言不逊,强撑的身体在空中晃荡几圈,就倒在粗砺的地面。

    “哦~死了,真可惜。”看热闹的魔徒遗憾叹息,他扭头瞅向身旁的徐司朝,对于人意外的镇定和平静,凤眸掠过丝疑虑,衣袂猛地飘飞,魔徒手中便出现了支瓷白的骨质短萧。

    徐司朝瞳孔略缩,轻瞥自己垂落的右手,他的武器换作了一颗鹅卵石,颜色还是乳白色的。

    正惊诧之间,接二连三的倒地声拉回了他的神绪。

    拿了他短萧的人找到了里面的机关,泛着寒气的萧中剑切断了对方一丝墨发,对方大概是玩够了,才搭理起场内仅有的活人:“你不试着冲破灵气阻碍?”

    “……”

    “我抢了你的法器。”面前的青衫魔徒困惑地歪头,“你一点反应都没有吗?”

    刚穿越的徐司朝能说自己根本不会用所谓的灵力啥的吗?而且你都这么再三强调了,那些人断气恐怕就是强行运转灵力的结果。

    他又不是傻的。

    “看来这萧对你也不是很重要嘛,那就送给我吧。”带着丝玩世不恭地散漫,末尾的语调轻轻勾起,仿佛是含了笑意,惹得听言的人不禁凝聚起精神望过来,青衫魔徒莫名产生了种好奇心,等待着对方会有何种说法,最好气急败坏,装不住现在的清高。

    “雨停了。”浸润着冰雪的冷清音质随着微风,飘散在雨过天晴后的世间,徐司朝收拢起自带暖意的伞,雨珠沿着伞面汇聚成一条线坠落在地,他的眼睫低舞转而抬起,绽开其中风华,“把它送给你就可以让我离开了吗?”

    如此贪生怕死的话从气质高华的人嘴中讲出,真让作为魔修的人都不禁怔了怔。

    “你……”青衫魔徒欲言又止,“果真是朝夙真人的徒弟?”

    “应是不是。”徐司朝面不改色道,他一个地球人哪里来的宗门师父。

    而他话方落,对面的男人收起脸上虚假浅薄的表情,眸色越发深沉,定定地注视着他,片刻挑起半边眉梢。

    “既然不是朝夙真人的徒弟,那你也没什么作用了,不如就——去死吧。”

    徐司朝心里一紧,眼前的景象瞬间重影模糊起来,极具杀机的气场压到他身上,原本还能自由活动的手脚在此刻僵住。

    完了!

    对方手中的萧中剑刺向他的面门。

    惊鸟掠过细瘦的枝桠,抖落一片水珠,枝桠上还挂着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娇嫩的花瓣上凝聚着欲滴的晶莹露华。

    而水珠四落的底下,是两道交叠的青白影子。

    眉心勾勒着奇异纹路的青衣男子探了探白衣男子的鼻息,旋即移开手指。

    “晕得可真是时候。”眉心勾勒着奇异纹路的男子吐露出意味不明的话,一身雄厚魔修的气息逐渐散去,多出几分融于自然的超然,“师尊。”

    如果徐司朝还清醒着,肯定得糊涂,这鼎鼎大名的青衫魔徒竟是自己的徒弟?!那他自个算是哪个阵营的?

    顾裴许拇指抹去徐司朝额前的血珠,他那一剑并未留情,原是就想这么手刃了对方来着,反正撞到了自己手上那就顺势而为也无妨,可惜……怎么在死前就失去意识了呢。

    也好。

    让人不明不白地死去,可太亏了。

    顾裴许神情过份冷静地注视着昏迷的徐司朝,他的师尊终于维持不了过去的干净洁尘,衣衫脏乱、发丝纠缠,跟乞丐也没差别。

    然而,没有乞丐能有他师尊的容姿,真是一副惹人怜惜和征服的相貌。

    顾裴许想起了什么,眼中透露出厌恶和看好戏的幸灾乐祸。

    他将怀中的人随意甩到碎石林立的地面……

    顾裴许面色不善地眯着双眸,有些气愤自己重新给人换了地方,想到方才看见的异常,撕开了躺在湿润草地上的徐司朝衣领,对方可能是因为他的粗暴对待而轻轻皱了皱眉。

    面前锁骨靠下位置的红斑颜色确实变浅了。

    沉默良久。

    一道青影跨过徐司朝去向远处。

    泛着莹莹玉辉的骨节似竹的短萧,在空中掠过一条优美的弧线落进草丛中。

    透明露珠擦过骨萧斩裂成蜿蜒的痕迹,看着像是“青骨”二字。

    青骨可是在百锻谱排名第七的天级法器,竟被如扔垃圾一般丢掉,实在是让高傲的法器愤怒。

    法器分为天地玄黄四阶,再低便是灵器,灵器是修真界大多修士都能拥有的存在,如果连灵器都没有,那是真穷到需要吃土。

    灵器的售价一般在一百到一千灵石之间,若不那么讲究取妖兽身上的牙齿、利爪、骨脊做攻击武器也成,它们本就是炼器师打磨灵器需要的初始材料,不打磨就是难看了点,仍然称得上灵器二字。

    第2章 孕夫

    徐司朝以为自己死定了,他可真是出师不利,有哪个穿越者有他惨,刚到新世界就没命了的?

    紧接着冲进脑海里的庞大信息挤掉了他自身的思绪。

    ……

    徐司朝在现世参与工作一年做到主管的位置,他自觉手下的人除了笨一些都还不错,确实他有疏忽的地方让手下人心存不满,不知道谁以他为原型写了本小黄文,主角名字都毫不掩饰,和他的名字一字不差,仅除了性格略有不同,其它就是他本人的特质。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co.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