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32.一窝端)

      32.
    两个人在黑暗里絮絮叨叨了很久,不知到了几点,这才沉沉睡去。
    虎年初四,就这么过了。
    妈咪的心意不能浪费。
    第二天早上,无论连月怎么好说歹说,傲娇的季总还是不肯穿上“妈咪的爱”。
    “你就试一下,”儿媳妇提着红内裤站在旁边劝说,“这是妈咪的爱——你就穿上一小会儿,我给妈咪拍个照片,表示你已经穿过了也行。”
    “我知道妈咪爱我,不过穿这个是不可能的。”季念已经开始套外k,英俊的脸上面无表情,“这种颜色,谁会穿?连月你真爱我,就去给我换成黑色的——”
    手指顿了一下,他又想起了什么,侧头看她,“老五也有份?”
    连月还没回答,他又自己笑了起来,一边扣衬衫纽扣一边笑,“他肯定有份,这还能少得了他?他八成会穿的。他这个人,从小就是个妈宝来着,最会捧妈咪的场,借此讨些好处——”
    男人微微挑眉,“我还不知道他?”
    这个年过得。
    季念出去了,连月提着被人嫌弃的红短k在床边叹气。她没有完成妈咪临走交代的任务——不是儿媳妇不努力,而是这个儿子真的太倔强了啊。季念刚刚临走时还自己主动提到了那个谁。他和喻恒一起长大,今年过年他们都没一起过,甚至他生病了他都不能去看望,他其实也很难过的吧?
    要说起来,她又想,喻恒现在都还在医院吧?那天妈咪录的“祝福视频”,也不知道给他看了没有。
    也没回音的。
    没听说他有出院,那就是还没好。
    宁宁也还在医院。
    妈咪那天还说要去找那个谁帮她问小家伙的情况,结果折腾了一番也没下文,是全给忘了吧?
    连月又拿出手机翻了翻,里面的熊大熊二还在通讯录里一如既往的安安静静。
    这对兄弟——
    连月咬唇低头看着某个联系人,犹豫了半天,终于还是挪开了视线。
    还是算了。
    有些人不适合总是去打扰的。
    哪怕她本意就是想问问“孩子怎么样了”——本意如此,可又总觉得有些“故意找些缘由去惹他”的嫌疑。
    而且这个人做什么事都总是容易被有心人解读。他自己平时就很注意这些的,现在让他老去关心小豆丁,被人知道了也不好。
    名声有碍。
    要说起来,孩子是他派人送去医院的。这么多天,季念也一直不好出面去认领——正合着也不好公布她早产的消息。
    一个人坐着胡思乱想了半天,连月到底又叹了一口气。放下手机她什么也没发,只是又把准备好的小婴儿的衣衫又让佣人搬进来清点了一番。
    初六那天爸爸去了香江,林总和林太来了。
    “给小北鼻的玩具——”
    也不是第一次来了,林总被季念留在了客厅聊天,林太受邀进了产妇的卧室。屋里着实有些热,林太脱了外套露出了里面的黑色打底衫。她手里还提着一对h家的玩偶兔,一蓝一红,三瓣嘴,圆眼睛,可爱极了。
    “谢谢。”连月含笑接过了盒子,又慢慢的给她端来了茶叶,在她身边坐下了。
    “连月姐你这个消息真是捂的严实,”林太坐在沙发上端着茶看她,“不问还真的不知道你都生了。孩子还在医院——”
    “是啊。”
    “到底怎么回事?”林太喝着茶又问了一次。
    “就是我回老家吃个酒,又多玩了几天,遇到了一个小偷,”连月又笑着解释了一次,“早知道会这样,我就早天回来了。”
    “唉。”林太坐在沙发上看她,也跟着叹气。
    时间过得很快。
    初八很快到了,全国都复了工。连月自然是不需要上班的——她才生产了十天,身体还是虚弱,连手机也少看。
    其实这段时间网上又渐渐流传出了什么“某豪门儿媳”早产的消息,说的含含糊糊却又指向鲜明,还有什么大v也捕风捉影的转发了一次。可惜没过了两个小时,这些文章就又莫名其妙的沉底了——连个原因都欠奉。
    也是老手段了。
    z省的一些让人根本提不起兴致的政治新闻也一样,在铺天盖地的信息浪潮中在人的眼角一晃,也就过了。
    “云x市……原……委员,局长……原副市长,……书记王海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组织审查和检查调查。”
    “云x市……副市长……姚**……接受组织审查。”
    “云x市……市长……”
    “我擦这是一窝端?”
    短短的几排新闻藏在角落的底部,首页正面是最新的娱乐新闻和女星斗艳。这种平平无奇的组织内部清查每天都能出来一堆,又没什么美女可看——非无聊透顶的人绝对不会点开。
    “没有一窝,书记显然还在。”有闲人想高事,“还有漏网之鱼啊,@种纪委”
    文清靠在沙发上刷着手机,百无聊赖的看着下面廖廖的二十来条评论。都是些什么“支持!”之类的。
    别人的茶余饭后看的轻松,落在自己身旁就无比沉重。这个王局长其实早在除夕就已经被带走了——这是内部消息。
    而且听说他冥冥之中自有预感,除夕连家都没回,只给老母打了一个似是而非的电话。
    是在办公室被带走的。听说还在现场发现了药瓶和。
    当然大家都表示猜不出他想做什么。
    可能还是没有勇气。文清又想。
    这个人她其实还见过的。去年局里家属年会,她还和父亲一起去参加了的,还收到一个两千块的红包。
    现在整个局里大家都很紧张。代理工作的李副局更是紧张。似乎没料到有生之年自己还能这个机会,李副局又开了几次会说要加大扫黑除恶的力度,又开始清算过去三年局里给大家发的福利——大家有点怨声,可是又还没高清楚状况,又都不肯吭声。
    早说了不准乱发钱的么!
    季家真是通天了——如果真的是季家高的话。
    不至于吧?应该只是巧合,文清又想。
    她脑里滑过一张楚楚动人的小脸,还有一个男人英俊又沉着的脸。男人容貌英俊,微微含笑,高了她一头。他伸出了手——文清抬起自己的手看看,手上甚至又有了一些被紧握的温暖感觉,这是被那个男人握住手的感觉。
    啧啧,真花痴。她自己抖了一下。
    不过季总真的是美国人吧?普通话说的音调其实有些奇怪,舌头微微的卷着。就是那种母语英语后来又学的普通话的感觉。
    其实那天她和季总夫妇还相谈甚欢的。季总问了她工作,她说她在找工作,季总又问她想找什么样的工作。
    “我觉得当大学老师挺好的,”她不想去企业,虽然冥冥之中感觉自己有个百万年薪的职位就在眼前——不过她只是笑,“但是太差的学校我又不想去,就想在京城和s市找几个好大学——985211之类的。不过说实话,其实这些学校的教学职位竞争还蛮激烈的。”
    男人微笑着看她,没有说话。
    “当小官有当小官的好,”
    想远了。走了下神,她又想起了父亲那晚和母亲说的话,含含糊糊,“至少睡得着觉——我扪心自问,这么多年我是清白的,应该查不到我什么。最多喊我把东西退回去。大不过从工资里面扣么!”
    再过几天又要开学了。
    论文——
    手机响了起来。是个陌生的号码。
    “你好?”丢开热水袋她接起来电话,清了清嗓子。
    “是文小姐吗?”那边男声稳重,有些客气友好的感觉,又带着一种慎重和公事公办的意味。
    “是的。”她回答。
    “这里是s大——”那边如是说。
    --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co.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