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qq,てOм 第7章 傅云时,我想要你!

      陆妗的腰肢往前送了送,“云时……我……我想要……”

    情欲迷离了双眼,嗓音也酥柔了起来,声音中还带着一丝娇喘,听到人心痒痒。

    傅云时的欲望早已经快忍耐不住了,他伸手解开裤子,那根粗大的肉棒就这么弹了出来,在陆妗的花穴口来回摩挲,却怎么都不进入。

    “唔……”陆妗腰肢再次往前送了送,想要傅云时那根粗大的东西填满她。

    傅云时捏住陆妗的下巴,问:“我是谁?”

    “嗯……唔……”陆妗嘤咛了两声,迷离的双眸落在傅云时帅气的脸庞上,眸光更加渴望而炽热了,“云时……傅云时……”

    你是我爱了多年的傅云时!

    “说你想要什么?”傅云时又问。

    “想要……想要你……”陆妗道,小穴里空虚感越来越重,只觉得奇痒无比,难受得还有些受不了,她扭动了起来,双臂紧紧环住傅云时。

    傅云时依旧不依不饶,又问:“想要我的什么?”

    “想要你的肉棒。”陆妗顺着傅云时的话,回道,“想要你的肉棒填满我……云时……给我,我难受……唔……”

    陆妗娇喘的声音听到傅云时的心酥酥麻麻的,他哪里还受得了,将自己肉棒对准陆妗的花穴,腰部往前一挺,直接将自己送入了陆妗的花穴内,贯穿到底。

    小穴紧致得很,像是有无数张小嘴吸附着他,傅云时也闷声一声,爽到极致。

    空虚的花穴被填满,因为太大,陆妗觉得自己的下面快要被撑破了。

    被填满后,陆妗更加不舒服了,催促着傅云时赶紧动一动。

    傅云时大手搂住陆妗的腰,用力一捞,翻了个身,陆妗坐在了他的双腿上。

    他靠在椅背上,看着陆妗,道:“想要?自己动。”

    陆妗有些忸怩,双颊通红。

    和傅云时在一起做过这么多次,她都是躺在傅云时的身下跟随着他的那一个,也很少尝试什么新的姿势,她更是没有主动过。

    陆妗只有过傅云时一个男人,全副心思都在他身上,即便做过这么多次,她心里还是有些放不开的。

    可是下体的不适感让她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动,只能凭着感觉来。

    上下动了几次后,发现这活儿实在是太耗费体力了。

    傅云时知道陆妗力气不够,大手扶着她的腰,送着她往上,又重重坐下,每一下几乎都顶到了花穴深处,让陆妗整个人都有些恍惚,如飘在云端一般。

    “太……太深了……”陆妗有些受不了了。

    傅云时很清楚她的身体,每一次顶入都能找到那个让她最兴奋的位置,次次都是那个地方,陆妗眼前一片白光,爽得有些飘乎,身体一阵一阵的颤栗,娇喘声不断。

    “要……要……要到了……”陆妗抱住傅云时的胳膊,将头埋在他的脖颈间,傅云时扶住她腰上下的速度频率加快,陆妗整个人已经完全使不上劲了,全靠傅云时的托送,啪啪的水声充斥着整个车厢,情欲弥漫。

    最后的高潮,傅云时直接射在了陆妗的花穴里,陆妗感觉到一股温热,整个花穴被填满,随着她的蜜汁流出来,淌在了傅云时的腿上一片。

    傅云时将软下的肉棒抽出,又捏住陆妗的下巴,将唇送上,狠狠地吻住,吮吸侵入。

    他又翻了一个身,抱着陆妗将她压在了身下,吻顺着脖子往下,在陆妗的雪白的肌肤上留下来好些个齿印。

    很快,绵软下去的肉棒再次有了反应,硬硬地抵着陆妗的花穴口摩挲。

    “不要了……别……云时……”陆妗感觉到了傅云时又硬了,可刚刚才经历了一次高潮的她已经没有力气了,再来一次,她怕会被傅云时干晕过去。

    可是傅云时哪里会听她的,抬起陆妗一条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让肉棒再次送入了陆妗的花穴内抽插了起来。

    陆妗真的晕了一瞬。

    傅云时让她享受到了性爱的极致,在傅云时身下,她能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飘飘欲仙。

    她爱傅云时,爱和他灵肉合一的那一刻。

    可每次做爱后,陆妗又觉得很害怕,害怕傅云时所有的温存只是为了在她身上发泄一番,发泄完了,他又会变成那个冷漠的傅云时。

    陆妗不想承认,却又心里很清楚,傅云时不爱她,最多最多,傅云时爱的只是她的这具身体。

    比如现在,她被傅云时抱在怀里,心里依旧不安。

    车内还弥漫着他们俩的气息,陆妗能清楚的感觉到傅云时的呼吸,能听见他胸口的心跳声。

    傅云时将下巴抵在陆妗的脖颈间,紧紧地抱住怀里这个女人。

    每一次得到她,都会让他身心愉悦又满足,他只想永永远远地拥有她。

    只想拥有她一个人。

    为了得到她,拥有她,甚至不惜让自己变成一个冷血的囚禁人的恶魔。

    可到头来还是留不住她的心。

    陆妗,我这么爱你,你怎么能……不爱我呢?

    他后悔了……

    后悔要放她离开了。

    他舍不得了……

    “我们就一直这样在这里吗?”车内沉寂了很久后,陆妗终于开了口,她道,“太晚了,我要回去了,不然我朋友会担心的。”

    她出来的时候和末末说最多半个小时就会回去,可是现在至少过去两个小时了,她没有带手机出来,如果再不回去,末末肯定会很担心。

    没有人知道傅云时此时此刻有多嫉妒,他压着心中的妒火,问:“他对你好吗?”

    陆妗以为傅云时说的是周末,便道:“很好,我们认识很久了,她对我很好,你放心吧,我会过得很好的。”

    傅云时深吸一口气,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如果我说,我不想放你走了,你愿意跟我回去吗?”

    “不愿意。”陆妗回答得很干脆。

    “傅云时,你从来都不属于我,可是我也霸占了你三年。”陆妗微微一笑,“已经够了,做人不能太贪心,不是吗?”

    不!

    傅云时在心里道,我是属于你的,只是你……从来都不属于我。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co.uk